少年心事当拿云――我国首次由学生设计研制的

“发射准备,人员撤离!”火箭发射之前5分钟,中国酒泉卫星发射中心发射场数十位官兵严阵以待。

看这部片子之前,我仍处在两种不安情绪的困扰中。而且半年来很长的一段时间内,我因无法找到正确的方向,而时常焦虑不安(从我近半年的文章中可以看出)。看完电影之后,一种力量又重新回到我的心头。清风拂山岗,明月照大江。

“明白!”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宇航学院朱浩等三名学生与该院常务副院长蔡国飙教授应声进入地下掩体,急切地注视着电脑控制系统和屏幕上“北航一号”探空火箭的图像。

这部电影可以归结为青春题材。而且提供了一个不同于以往的叙事手法。它将四段剧情糅合在一起,连缀起一段一个世纪的青春故事,从而展现得整部电影如同史诗般波澜壮阔(这个叙事手法很像《云图》)。关于青春题材,我之前接触的,都是有一定的套路:男女主人公通常是在从事比较文艺、比较轻松的工作(或者根本不用工作),然后通常是以“白茫茫大地真干净”作为结局。如同小时代的大火,匆匆那年的“成为自己讨厌的人”。并不是说这样的叙事方法不好,悲剧更能够打动人心,但被玩烂的套路不能。《无问西东》没有选择套路,它选择了一本正经地讲故事。去告诉我们青年人,如何去认识自己,做自己。

北京时间早上8时,远在一个多小时时差之外的西部沙漠刚刚从沉睡中苏醒。在广袤沙地的环抱之中,在晨光清辉的沐浴之下,一支绿色火箭发射架带着一枚2.53米长的白色火箭直指长空,蓄势待发。此刻,200米之外发射指挥中心大厅指挥监视系统的所有显示屏都切换成了火箭发射架、控制数据和气象指数画面,发射中心主任张育林等领导与北航党委常务副书记谭振亚教授一起,身着白褂白帽,脚踏鞋套,在指挥大厅密切关注着火箭的发射准备情况。“状况怎样?”“状况正常!”

这部电影当然有槽点,但我今天不想去谈。因为我不想用这些寻常的槽点去否认这样一部不寻常的电影。我一直认为,人生充斥些痛苦、抉择、不幸、不甘心。事实上的确如此,《无问西东》中的五个人也同样知道,但是他们展显了青年人的勇气:他们在看清生活的真相后,依然热爱生活,相信生活中的美好。并迈开大步,用尽自己的天赋和才华去追寻。地球如此之大,何处只围着爱情和金钱旋转?

“3,2,1,点火!”伴随着一声威严的令下,北航学生薛松柏沉着地按下了电子点火按钮。“嘭--”地一声,火箭尾部瞬时喷出一股耀眼的火焰,箭体呼啸而出,留下一道白烟直刺入万米高空,惊起一群飞鸟四散而去。三名学生立即从掩体内冲了出来,极目远眺,看见火箭携一线白烟逐渐化入云端。“大漠孤烟直”,多么壮观的景象!此时观之更比古人增添一笔豪迈的情怀。这时,发射指挥大楼三层的观测平台上,发射中心主任与官兵、北航校领导与师生,尤其是参研的十余名同学,将鼓励的目光穿透了彼此的心灵之窗,将祝贺的情谊握在了手上。2006年11月1日,已注定成为了中国航天人才培养的一个不平凡的日子,它宣告了中国首枚完全由本科学生独立设计完成的探空火箭成功发射。

零落栖迟一杯酒,主人奉觞客长寿。

随后,发射中心的同志在13公里以外的戈壁滩上找回了火箭残片,发射中心领导带领总工等多位专家与北航师生一起,召开了分析诊断现场会,对后续的两次发射进行了指导。上午11时和午间12时,酒泉卫星发射中心天高云淡,风速4-6米/秒,同学们根据当时的气象情况和首次发射状况而紧急计算后调整了发射角度,又将另两枚同期研制的探空火箭送上了湛蓝的天空。三枚“北航一号”分别以67度和80度仰角箭刺长空,带去了年轻的航天学子对于广阔天空、无限宇宙的探索与问候。2006年11月1日,对于酒泉卫星发射中心也成为了一个特殊的日子,这一天,他们首次发射了学生自行设计研制的火箭,而且首次三箭连发。

主父西游困不归,家人折断门前柳。

听到发射中心领导“发射成功,对于学生来说非常不容易,希望从中能产生一批未来航空航天领军人才”的赞许与祝愿,北航学生百感交集。“北航一号”探空火箭凝结了北航宇航学院14名本科生近一年的心血与智慧。2005年11月,大四本科生保送研究生的名单刚刚确立之时,学院立即启动了探空火箭的学生研制计划,让获得保研资格的优秀学生自愿报名参研,并将这14名有志于开拓创新的青年学子划分到火箭总体、动力系统、点火控制系统、分离回收系统、数据采集系统和地面发射系统六个不同部分去工作。

吾闻马周昔作新丰客,天荒地老无人识。

本文由大发快三开奖结果发布于电脑,转载请注明出处:少年心事当拿云――我国首次由学生设计研制的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