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的衣角随风飘荡,眼前人奔跑着,回眸的样子却不甚清晰,只看到一团光影与模糊。依稀在那模糊中撇到嘴角那个俏皮的弧度。手不自觉向前伸去,似是要触碰她或揽她入怀,可指尖向前只触到一丝冰冷的虚无,幻象消失,留我一个人在原地,泪水涟涟。

做了连着两天和失去有关的梦了。

我再一次从相同的梦境中喘着气醒来。满头大汗地凝视着天花板,直到自己的心绪渐渐回归于正常的轨道。顺手查了时间,是凌晨一点半。跟昨天一样。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便会从同一个梦中惊醒过来,同样的时间点,醒来却又记不太清楚梦里的内容,只是对泪水和无助凄怆的自己印象深刻。我用手肘遮住前额,擦去方才流出的冰冷的汗水。带着疑问与困惑再一次尝试着睡去,明天还要上班,这次整个组的一把手任务全是由我担当,可马虎不得。我这么想着,再沉沉坠入梦境中……

第一天在梦里被捶打得辗转反侧,醒来不停在心里庆幸,还好是梦,还好是梦。我无处叙述这场梦的前因后果,因为我已经忘的差不多了。只有在某个特定环境驱使下,我才能拾起做梦时零星的感受。

公司,我的手指忙不迭在键盘上编辑着文件。还有一个小时便可以下班,同事们都渐渐疲了显出放纵的姿态,不过我并不在意这时间的变化,双眼紧盯在屏幕上,认真而严肃地工作着。

第二天,也就是昨晚的梦,我分毫都记不得了,连主要人物是谁,我都想不起来了。我唯一清楚的就是,那个梦让我很难过。

邻桌的老邢看了我一脸苦大仇深的样子忍不住调侃我。“诶,小王啊,你对工作也太认真了,显得你邻桌的我很是不知进取啊。”

而现在,我想继续做梦。

“那是你本来就不思进取。”老邢的对桌小黄接茬儿道。

因为,困。

“啊……应该的。”我从埋头苦干的认真劲儿中缓过来,对答道。

本文由大发快三开奖结果发布于电脑,转载请注明出处:

TAG标签:

今日热点

小编精选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