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明珠不是下个贾跃亭,可能是下个孙宏斌 - 潮

随着贾跃亭的股权被冻结,乐视更大的危机正在一步步浮出水面,而与贾跃亭“惺惺相惜”的孙宏斌此时则选择了保持沉默。 7月6日,乐视网发布公告,乐视网董事长贾跃亭辞职,只担任控股股东,乐视将继续推进重大资产重组事项,股票延期复牌,乐视网提名孙宏斌、梁军、张昭等为非独立董事。 贾跃亭将要面临出局的境地,而其所持有的在乐视控股的92.07%股份目前也被全部冻结。随后,乐视超级汽车官方微信公众号发布消息,贾跃亭将出任乐视汽车生态全球董事长。 贾跃亭在当日还发布了公开信,称会尽责到底,把欠款全部还上,并坚持自己的造车梦想。值得一提的是,在这封公开信中,贾跃亭提到“甚至辞去更多其他重要职务”似乎已经透露了这份公告的部分信息。 随后,一则软银集团董事长孙正义200亿美元驰援乐视的消息在网上传播,文章指出,孙正义刚刚和乐视王国贾跃亭先生通过电话,软银公司将投资200亿美元帮助乐视,并指责投资人此时撤出是目光短浅的行为。 此后,乐视以及软银都表示该声名为谣言,而一张乐视控股传播副总裁程时盛的朋友圈截图显示,该公众号是因为“看到创业公司陷入困境,心有戚戚焉,冲动,想表示支持而进行的文学创作。”但这个谣言却激发了网民空前热情,网络上一度出现多个版本的“救乐视”段子。 在贾跃亭最困难的时刻,当初与其畅谈6个小时,一拍即合的孙宏斌选择了沉默,公开资料显示,孙宏斌与贾跃亭上一次同时在公开场合出现应该是4月21日,贾跃亭陪同孙宏斌考察了电动车初创公司法拉第位于美国洛杉矶和硅谷的办公区,以及该公司位于拉斯维加斯正在建设中的工厂,当时外界传言孙宏斌意图投资该公司的第一款电动车FF91的研发和生产,不过随后融创方面否认了这笔投资。 而目前的局面或许是孙宏斌最想看到的,尽管危机不断,但贾跃亭逐步从乐视的业务中退出,专注于自己的造车事业,虽然孙宏斌在融创的股东大会上表示:“我要乐视的控制权干什么”,但很显然,贾跃亭已经无法挽救乐视持续不断的资金危机,未来,无论孙宏斌接不接手,乐视都由贾式风格变为孙式风格,不再蒙眼狂奔。 以下为贾跃亭的公开信: 很抱歉让各位担心了。 乐视至今日之巨大挑战,我会承担全部的责任,会对乐视的员工、用户、客户和投资者尽责到底。我仍旧是乐视控股的执行董事和最大股东,辞去上市公司CEO、甚至更多其他重要职务,就是为了全力以赴实现FF91最快量产上市。乐视依然会把最好的产品奉献给大家,而乐视汽车更会按照既定的战略展开。再大的挤兑,也挤不垮我们变革汽车产业的梦想。恳请大家给乐视一些时间,给乐视汽车一些时间,我们会把金融机构、供应商以及任何的欠款全部还上。 感谢在这场惊涛骇浪中,依然坚定支持我们的朋友们,依然坚守梦想的乐视人,以及离开但曾经同行的乐视人。

“一个创业者不论有多么伟大的梦想,他都不能违背一些商业规律,绝大多数企业不是死于饥饿,而是死于欲望。”前不久,360掌门人周鸿祎在接受采访时谈及乐视和贾跃亭,做了如上总结。 持有相同观点的也包括董明珠,对于贾跃亭的蒙眼狂奔,她怒斥“把股民的血汗钱弄没了,带给社会负能量。”在董明珠看来,贾跃亭做的事情根本就是一个概念。或许董明珠并没有想到,这番话说出仅仅一个多月,她所斥责的情况同样出现在自己投资的珠海银隆身上。 对此,银隆官方并未否认,并承认了欠款的存在,只是其表示:拖欠供应商款项的原因是供应商所提供的产品存在严重缺陷,所以才拒绝付款。但是,这样的解释在外界看来未免有些过于牵强。而当初一手将银隆推上前台的董明珠,也再一次站在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除此之外,珠海银隆创始人兼董事长魏银仓近日也被爆出辞任董事长一职,公司核心业务主要高管多由原格力背景员工接手,这意味着珠海银隆实际上已经被格力系掌管。一时间,珠海银隆成为舆论风口浪尖的核心,更有分析人士指出其与当年的“乐视造车”有着太多神似之处。 此珠海银隆与彼乐视汽车 蒙眼狂奔是巅峰时期乐视的形象比喻,就像周鸿祎所说的,“别人是5个茶杯3个盖子,它是12个茶杯两个盖子。”而去年一整年时间,珠海银隆无论是从企业管理层还是发展模式上来看,都颇似“蒙眼狂奔”时期的乐视汽车。 第一,都是在“鼎盛时期”大规模投资。当初,乐视汽车凭借着贾跃亭的一辆模型车和几页亮眼PPT获得融资之后,就立即宣布投资近200亿元在浙江德清莫干山的国家经济开发区,建设一座LeSEE生态汽车超级工厂和汽车生态小镇。随后,又以1.4亿元的价格购入了德清大约679亩的土地作为后期开发场地。如今,物是人非,贾跃亭已身居海外,乐视汽车传说中的超级工厂和汽车生态小镇未见踪影。 反观珠海银隆这边,在2017年经营状况并不理想的情况下,同样没有停下快速扩张的脚步。据统计,目前银隆已经在全国拥有了11个系能源车产业园区,同时有8家处在开工建设阶段。随着银隆被爆出资金链问题,这些建设中的产业园区也被蒙上了一层阴影。 第二,都存在高比例质押股权的情况。当初贾跃亭在融资过程中选择了高额质押手中股权。而现在,珠海银隆的创始人魏银仓同样如此。据报道显示,魏银仓分别于2017年7月19日和8月11日分别出质了8082.62万元、18777.62万元注册资本,对应的股权数给珠海融均投资管理合伙企业。两次总共质押的银龙股份高达魏银仓所持总股份的94%。 第三,二股东都比大股东强势。去年1月孙宏斌以“白衣骑士”的身份驰援乐视150亿元,当时有记者问及贾跃亭,孙入股之后乐视“姓贾还是姓孙”,贾跃亭笑而不答。如今一年过去,结果大家也都看在眼里,不仅乐视归了孙宏斌,为了跟贾跃亭划清界限,乐视系生态企业都在筹划或完成了改名。 而珠海银隆方面同样如此,强势的董明珠同样不会甘心落于人后。前不久有媒体报道,公司创始人魏银仓已经辞任董事长一职,有分析称魏银仓已经完成了自己的历史使命。 珠海工商局的备案事项证实了这一传言,据最新的备案事项显示,目前珠海银隆总裁孙国华目前已经取代魏银仓成为银隆新任法人代表和董事长。而在管理层方面,格力系也开始全面接入银隆。据媒体报道,目前银隆中级以上的核心干部中,至少有12人是来自格力。另外银隆目前共有7位副总裁,其中有4位拥有格力履历,而这4位又分别负责采购、财务、品质、生产技术等核心业务。 对此,外界普遍认为,虽然目前格力方面仍然否认会全面介入银隆,但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格力系入主银隆也只是时间问题,而董明珠则会逐渐走到后台。 就此,家电行业观察家刘步尘向懂懂笔记表示:“毋庸置疑,董明珠目前对珠海银隆的介入是越来越少。因为目前董明珠对银隆的心态可能跟当初投资时的心态不同了。当初董明珠投资银隆的主要目的是为了给自己铺一条后路。因为,当时董明珠在今年格力电器新任董事长选举一事上的优势并不明显,如果自己没能连任格力电器董事长一职的话,银隆也是自己的一个好去处。但现在看来董明珠连任格力电器董事长的可能性非常大,所以她目前的心态就不一样了。” 刘步尘强调,对董明珠而言,目前最好的状态是尽快把珠海银隆做大,如果能运作上市是最好的,如果不能上市,那么格力电器也正好就此发起第三次收购,“对格力电器而言收购银隆会让它的营收得到很大的膨胀,而这也能完成格力电器一直所追求的多元化发展的目标。”刘步尘同时指出,从董明珠个人角度来看,一旦珠海银隆被格力电器收购,董明珠将会持有格力电器更多的股份,从而增大其在格力电器内部的话语权。” 银隆IPO基本无望,扩张项目或将缩水 对于董明珠而言,最好的情况自然是将珠海银隆运作上市,但是从目前来看珠海银隆成功上市的机会并不大,而银隆方面目前也已经放缓了IPO的进程。这其中的原因主要有两点,新能源补贴的减少以及公众舆论的不友好。 在国内,新能源车企骗补早就不是什么新奇的新闻,而银隆方面自然也是“常在河边走”。1月16日,河北银隆遭到当地媒体曝光,称其通过更换车辆点击、更改车辆大架号等手段骗取国家补贴。 对此,银隆方面至今未作出正面回应。但不可否认的是,从目前情况来看国家新能源补贴依旧是银隆的重要收入来源。据资料显示,珠海银隆从2014~2016的三年间申报的新能源补贴分别为5550万、10.155亿元、21.3537亿元,累计将近32亿元。而一个现实情况是,2016年底新能源补贴政策的重大调整已经对国内新能源车客车市场造成影响,珠海银隆营收中补贴这一块收入在未来势必因此大幅缩水。 另外,目前公众舆论对珠海银隆同样并不友好。随着董明珠各种高调的“站台”、“炫技”,外界对于珠海银隆的电池技术也存在一定质疑。 目前珠海银隆主要从事钛酸锂电池的研发,虽然这种电池具有使用寿命长、快速充放电等优点,但是成本高,相比磷酸铁锂和三元材料贵出二至三倍。加之其能量密度低、体积大,在体型较大的客车上使用没有问题,但是在普通家用轿车上难以适用,而新能源汽车的未来主流市场,显然是属于家用轿车的。 所以,对于珠海银隆而言冲刺IPO有着多方挑战。这些挑战,来自其营收状况、盈利表现、市场预期,以及在全国铺设的“大饼”如何产生投资回报等多个方面。 对此,刘步尘分析认为:“在补贴减少的同时,珠海银隆本身并没有足够的造血能力。而在本身造血能力不足,市场表现又不足以消化当前产能的情况下,继续贸然扩张势必是非常危险的。所以,接下来珠海银隆各地在建的产业园很有可能遭遇大幅度缩水。” 支撑IPO的实力来自于企业的实力和成绩。那么,过去这一年来,珠海银隆在面对上述那些挑战时,究竟交上了一份什么样的答卷? 狂奔一年的银隆境况究竟如何 从2016年12月15日高调宣布以个人名义入股珠海银隆之后,一年的时间内,难以压抑欣喜的董明珠多次在公共场合“赞美”银隆。也正是董明珠的力挺,珠海银隆成功获得了更多的社会关注。但我们回过头来仔细查看珠海银隆过去一年的表现就会发现,被董明珠夸得神乎其神的珠海银隆实则令人堪忧。 根据《证券日报》报道的数据显示,珠海银隆2017年电动客车实际销量为6000余辆,与其当初它为自己定下的3万辆年销量相差甚远;营收方面,银隆在2017年的销售额目标为300亿元,但是根据资料显示,其总销售回款仅为80亿元左右;另外,据珠海银隆主管财务的副总裁李志透露,这80亿元中有数十亿是2016年的订单回款,还有十几亿是2015年国家给予的补贴资金。实际上,珠海银隆真正归属2017年的销售回款恐怕只有区区十几亿元。 而根据珠海银隆目前主要的讨债方——珠海思齐电动汽车设备有限公司日前表示,珠海银隆目前累计到期尚未支付的货款就超过7600万元。随着多家媒体跟进,更多的欠款信息也被曝光,李志对媒体承认,公司的现金流入不敷出,差额在40亿元左右。 现金流问题还反映在业务模式上,即“ToG”带来的回款缓慢。根据当初董明珠主导格力电器拟收购珠海银隆时所披露的数据显示,珠海银隆从2014年至2016年三年间,每年年末账面上的应收账款分别为3亿元、31.8亿元、47.7亿元,分别占同期应收比例的86.60%、82.35%和192.10%。可以看到这一比例非常夸张,也说明珠海银隆正面临严重的回款周期问题。 对此,刘步尘对懂懂笔记表示:“造成这一现象的主要原因,是因为珠海银隆目前的主要经营市场为新能源电动客车市场,而往往采购这些电动客车的客户都是企事业单位,这种事业单位的回款速度相较于个人家庭用户往往慢很多。这也就是为什么2017年银隆80亿营收回款中,有几十亿是2016年订单回款的主要原因。” 由此我们可以看出,尽管珠海银隆因为董明珠的推动而声量倍增,但其真正的经营情况并不尽如人意。但是就在这样的经营状况下,珠海银隆在2017的一系列发展动作,堪称“大跃进”。这些巨大的跨越动作,无疑将其原本脆弱的资金链拉得更紧。 董明珠是讨厌乐视造车思路的,她更不会愿意去重蹈贾跃亭的覆辙。关键是新能源车究竟怎么搞,用什么心态去搞? 显然,现在国内无论是传统汽车企业,BAT等互联网巨头,还是新晋互联网车企,都瞄准了新能源汽车和自动驾驶领域,而且绝大多数都是以乘用车为目标市场。毕竟,乘用车市场才是未来新能源汽车的主要“蛋糕”。董明珠想必也明白这一点,但可惜主营商用车的珠海银隆目前却没有乘用车生产资质,所以此前曾传出董明珠在筹划收购一汽夏利一事,但最终这件事还是没了下文。 随着董明珠对银隆的投资越来越大,格力系对其把控力越来越足,狠狠抱住格力这条大腿对于银隆来说既是好事也是坏事。但是,这条大腿能否帮助其迈过资金链的泥沼,走出蒙眼造车的宿命呢?

本文由大发快三开奖结果发布于股票,转载请注明出处:董明珠不是下个贾跃亭,可能是下个孙宏斌 - 潮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