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华祝:内陆核电不是技术问题 需要社会科学对

>

>

作为世界三大电力支柱之一,核能在保障能源安全、改善质量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2011年日本福岛核事故后,中国暂停审批核电项目,并在全国开展核安全大检查及技术安全改进。

在此前举行的第三届能源论坛上,能源局核电司司长华表示,我国目前已具备年产6~8台核电设备的能力,也已基本掌握三代核电的技术。

直到今年2至4月,辽宁红沿河核电站5号、6号机组,福建福清核电站5号、6号机组相继获批,标志着我国沿海核电的实质性重启。

近日,国家能源局副局长刘琦前往福建漳州调研,实地察看了漳州核电项目选址现场,并召开座谈会,听取项目推进情况汇报。在座谈会上,刘琦表示,国家能源局将全力支持漳州核电项目加快推进。

中国核能行业协会数据显示,截至今年3月末,我国投入商业运行的核电机组数量已达23台,国内核电在建机组26台。这让2015年成为我国投入商业运行核电机组最多的一年,也让核电发展成为资本市场炒作的概念,上海电气(601727.SH)、东方电气(600875.SH)等核电设备巨头的股价屡屡大涨。

能源局层面支持核电,让原本就处于复兴的核电建设更加被寄予厚望。在此前举行的第三届能源论坛上,能源局核电司司长华表示,我国目前已具备年产6~8台核电设备的能力,也已基本掌握三代核电的技术。

4月23日,《中国经济周刊》专访了中国核能行业协会理事长张华祝,就“十二五”期间我国核电发展的成绩做一番梳理、解读,并对“十三五”期间我国核电发展的前景进行了展望。

一个月前,国务院常务会议已经核准了“华龙一号”示范工程在国内建设的,称这有助于“在调整能源结构中促进稳增长”。

今年全国期间,李克强总理在工作报告中提及“安全发展核电”,并强调“能源生产和消费,关乎发展与民生”。然而自2011年日本福岛核事故之后,国内3座正在建设的内陆核电站全部停工,至今仍未破冰。随着今年辽宁红沿河核电二期工程获批,重启内陆核电的呼声也越来越迫切。然而,围绕内陆核电的争议却从未止息。

前不久,“华龙一号”示范工程福清5号机组的正式开工,标志着我国自主三代核电技术正式进入建设阶段。

《中国经济周刊》:李克强总理在2014年工作报告中提到“开工一批水电、核电项目”。今年的工作报告中提到“安全发展核电”,您认为这体现了在核电发展上的态度有什么变化?

能源局称,“华龙一号”是国家自主创新、集成创新和机制创新的,是由中核集团和中广核集团在我国20多年核电建设运营成熟经验的基础上,汲取世界先进设计合作研发的三代核电自主创新。

张华祝:(在核电发展的态度上)没有变化,是一以贯之的,那就是安全高效发展核电。从2004年开始是“积极发展核电”,到“积极推动核电建设”,再到“安全高效发展核电”,到目前“安全发展核电”,完全是一脉相承。今年的工作报告中再次提到“安全发展核电”,体现了工作层面上对这项工作的重视。

上周五,在出席“第三届能源论坛”时,刘琦表示发展核电对保障中国电力供应,优化能源结构,生态,带动核工业及相关产业发展,促进科技进步、综合国力都具有重要意义。

去年6月13日,习总在主持召开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六次会议时讲到能源生产和消费,讲到了抓紧启动东部沿海地区新的核电项目建设。李克强总理则在去年4月18日主持召开新一届国家能源委员会首次会议时说道,适时在东部沿海地区启动新的核电重点项目建设。这些都是对我们的具体工作要求。

“去年以来,中国在沿海地区启动了新的核电项目建设,三代核电技术华龙一号示范工程已经开工,后续项目正在积极准备。”刘琦表示。

在今年春节前,国务院批了辽宁红沿河5、6号。最近又核准了“华龙一号”。这说明,国家对于核电发展的政策性方向以及具体要求,在今年开始落实。实际上从去年开始,国家有关部门已经在积极地推动。工作一直在做,今年时机成熟了,具体项目就开始行动了。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获悉,今年将新开工8台左右核电机组,此外今年国家能源局将出台关于核电基础创新的专项规划。

《中国经济周刊》:今年是“十二五”的收官之年,您如何评价核电在“十二五”期间的发展,能否对“十三五”期间我国核电发展的前景进行一个判断?

随着福清“华龙一号”核电机组的开工建设,其他“华龙一号”示范项目也已经准备就绪。

张华祝:“十二五”期间刚开局的时候,2011年3月,遇到了日本福岛核事故,这个对我们的冲击还是比较大的。从福岛核事故开始到辽宁红沿河5、6号审核通过之前,近4年时间只审核了两台机组,就是江苏田湾的3、4号。

据能源局透露,目前,“华龙一号”示范项目广西防城港3、4号机组设计文件、设备采购及供货、现场施工准备、项目核准与执照申请等各方面工作按计划稳步推进,进展良好,满足2015年开工建设及后续连续施工的要求,预计今年下半年将开工建设。

一、“十一五”期间部署的项目建设丝毫没有受到福岛核事故的影响。2010年底开工建设的项目,最高峰时达30台机组在建。这些工程项目在“十二五”期间一直向前推进。

能源局近日还表示,“华龙一号”反应堆采用我国自主研发的“177堆芯”设计,相比国内在运核电机组,发电功率提高5%至10%的同时,降低了堆芯内的功率密度,提高了核电站的安全性。

二、不断地有新机组投产,投产以后的运行状态都是比较理想的,这说明我国核电建设的技术和管理是成熟的。

目前,中国能源结构中,化石能源比重偏高,特别是煤炭消费比重高达66%,高出世界平均水平35.8个百分点。发电量中,煤电比例为75%,高出世界平均水平约28个百分点。

三、这4年间,无论是核安全监管的要求、核安全规划的发布,还是核能的研发工作都没有停步,都是按照国际上最高的安全标准这一总体目标要求进行的。

当前,我国投入商业运行的核电机组有23台,总装机容量达2138.6万千瓦。截至2014年底,核电总装机容量2030.6万千瓦,仅占全国电力总装机容量的1.49%,还有巨大的发展空间。

现在有评论说“核电迎来了新一轮的快速发展”,我还不敢这么说,但是起码是为今年和后续的发展奠定了好的基础。总的来说,在“十二五”期间,核电在继续发展的基础上加强了创新,为后续的发展奠定了好的基础。

刘琦表示,中国要实现2030年碳排放达到峰值、2020年非化石能源占比20%左右的目标,任务十分艰巨,需要付出持久不懈的努力。

张华祝:“十三五”期间,我们的规划是明确的。2014年11月国务院办公厅发布的《能源发展战略行动计划(2014—2020年)》中,明确提出到2020年,核电装机容量达到5800万千瓦,在建容量达到3000万千瓦以上。我认为各方面工作做好了,总的目标是基本可以实现的,核能界在努力。

在近日召开的在第三届能源论坛上,中国工程院院长周济称,目前中国核电正朝着现代化、规模化、自主化、系列化的方向发展,在部分领域已经达到了国际领先水平。

预计今年年内将有6~8台机组开工建设,顺利的线年多的时间,多数能够建成,2020年就可能达到或接近5800万千瓦的目标。“十三五”期间,每年开工5~6台机组,从设备制造能力方面看,是没有问题的。

周济还表示,中国成功地研发了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华龙一号”三代核电技术,具备了四代核电技术的快堆和高温气冷堆的研发能力,实现了核燃料循环关键环节技术重大跨越,取得了一批重大成就。能源局核电司司长华也表示,我国目前已基本掌握了三代核电的技术。

但是可能有一些不定因素。比如AP1000,现在有一些技术问题正在积极地解决之中。如果一切进行得顺利的线可能会有一个小批量的建设。到“十三五”的中后期,如果再能安排“华龙一号”,那么我们保持一个每年6~8台的建设速度是有可能的。如果这种状态能够实现的线万千瓦以上的目标是有可能实现的。但是这一切,都是建立在我们现在的建设比较顺利地推进,能够及时克服建设当中出现的问题的基础上。

按照能源局的说法,福清5、6号核电机组建设将充分利用我国目前成熟的核电装备制造业体系,自主研制关键设备和部件,设备国产化率大于85%,有利于调整我国能源结构、带动装备制造业转型升级、促进经济增长、实施核电走出去战略。

一、内陆核电问题不是技术问题,内陆核电的安全要求和沿海核电没有根本性区别。因此,内陆核电现在不能开建不是因为从技术上不可能,而是需要社会进一步来地科学地对待。

目前,“华龙一号”已到了“一带一”战略沿线国家的广泛关注和认可,已与欧洲、拉丁美洲、非洲、南亚等近地20个国家开展核电项目合作。

三、这一切都要取决于我们的工作,要把我们的工作做好。各方面工作做得好了,在部门、社会组织、企业与之间取得广泛的共识,得到大多数人的理解,这个事情就能够比较顺利地推进。

当前,在“一带一”沿线地区,位于南亚的与巴基斯坦的项目协议已经签订,与埃及的项目在积极拓展中,最终落地“海上丝绸之”终点英国,在一些核心问题上,已达成共识。

4月23日,国家能源局核电司司长华指出,我国核电产业正在经历四个方面的转变:核电技术从二代到三代的转变;从引进消化吸收国外先进技术到自主创新的转变;以国内建设为主到统筹国内外两个市场的转变;从核电大国到核电强国的转变。新形势下,核电行业是否迎来了新一轮变局?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联系。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中国经济周刊》:有评论认为,核电已经进入新一发展的巨大风口之中。您怎么评论目前我国核电产业的格局?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张华祝:我不赞成“大发展”这样的表述,我们还是少说多做吧。比如我们前一轮的发展,是从2005年的12月开始,当时大家没有说我们要大发展,但是每年扎扎实实安排项目,4台、6台、8台最多是10台,不就干出来了么。

现在喊没用,反而容易引起各种争议,说你们“”又来了,曾有很多不同意见说是“”,所以我不赞成用这种词来描述。我们是要扎扎实实地打好我们的基础,建就要建好,建好以后要安全稳定地运行,为电网提供电力,这是我的希望。

从资本市场的角度来说,可能对一些概念感兴趣。但是我们不靠概念吃饭,我们要靠脚踏实地的工作吃饭。

《中国经济周刊》:有评论认为,我国核电产业堪称“世界核电技术博览会”,核电建设的多条技术线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这个市场的激烈竞争。在核电发展形势见好尤其是核电积极走出去的大背景下,您认为这对核电的发展有何利弊?

张华祝:如果说十年前或者十几年前,我们是多种技术同时引进,我觉得这种说法是对的,或者说这种是应当认真听取的。因为我们都知道,“九五”期间,4个项目4种技术来源(编者注:4个项目为岭澳核电站、秦山二期、秦山三期、田湾核电站, 技术分别来自:法国、参照法国技术形成的我们自主设计的技术、和俄罗斯)。所以当时各方面的比较多。进入“十五”以后,主管部门对这种情况进行了认真的考虑。看看我国核电建设的发展脉络,从“十一五”开始,技术上就开始相对集中了。

本文由大发快三开奖结果发布于股票,转载请注明出处:张华祝:内陆核电不是技术问题 需要社会科学对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