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新媒体的8个展望:只有传统媒体,没有传统

焦虑,这大概是传统媒体人近几年的普遍心态。

本来呢,我是不太喜欢写这种预测文章的,最近估计身边朋友年底综合症都犯了,不断有人和我提问、讨论新媒体接下来的走势,见面必谈的就是阅读量、收入和2018年怎么办。

作为一个传统媒体人,最近几年感觉有点四面楚歌。现在的媒体环境可谓是风险重重,一方面网络媒体、自媒体等新兴媒体层出不穷,特别是互联网业更是风起云涌,虎嗅网、36氪等媒体打着互联网观察和创业的旗号搅活了一池春水,使原本对信息产业发展反映就慢一拍的传统媒体,更是跟不上比特的脚步。另一方面,传统媒体人也开始人人自危,在我身边就有不少人“身在曹营心在汉”,赚着传统媒体的工资,却每天刷着朋友圈,在手机新闻客户端看新闻,私下还在从事颠覆传统媒体的事情——从以前很多人写博客,到现在运营“一个人的媒体”,小算盘打的啪啪响。

也巧,原来有声Voice的主编娄玉强说,想举办一个上海媒体人的聚会,邀我过去讲讲有关“媒体人生存、焦虑、变现”的话题,正好可以讲讲最近所谈所思所想,于是我就分享了《2018年新媒体行业的8个展望》这个PPT,都是个人对新媒体的一些理解,您且随便看看,觉得有用也可以参考一二。

“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

图片 1

经常有人说,你看一款产品做的好不好,要看开发产品、卖产品的人自己有没有用,你的敌人是否在用你的产品。于是乎,很多人开始关注,比尔盖茨到底用不用ipad,马云用不用微信,马化腾用不用百度……

1,传统媒体将继续关停,转型剧烈阵痛。

从这个角度来说,传统媒体已经败了,纸媒记者很多人从不看报纸,电视记者很多人从不看电视。大家都变成了“低头族”,除了传统媒体的老人可以固守一片疆土外,新来的大学生没有多少人能坐得住冷板凳,毕竟新媒体的风起云涌,使这些还怀揣梦想的年轻人都希望能创办下一个虎嗅,下一个36氪,下一个雪球网……

最近一段时间,媒媒哒内容部收到有关纸媒休刊、整顿的选题如雪花般一个接一个,2018年初好像纸媒休刊多于往年。比如《新年纸媒休刊潮》,我认为,2018年纸媒的休刊潮将会更猛烈。

这就是传统媒体人之殇!

与此同时,我看到许多传统媒体也在力求转型,具体就不再赘述,但是鉴于过去一段时间传统媒体和新媒体的反应速度,我觉得只有20%-30%的传统媒体能转型成功,更多的仍然逃不过“关停”的命运。

其实,现在新 媒体的创业也进入一个群雄争霸的时代。每天都有无数的新媒体起来,也有无数的新媒体倒下,互联网企业的生存周期也同样适用于基于互联网的新媒体。这些新媒体的创办者,要么是传统媒体人创业的,要么是别人创办,而传统媒体人为主运营的,或者是从传统的新闻专业毕业,转投新媒体的。

有关纸媒休刊的消息宏民已习为常,但是,心中暗暗牵挂在这些媒体工作到最后一天的媒体人。俗话说近水楼台先得月春江水暖鸭先知唇亡则齿寒,难道作为记者,感觉不到自己单位早已负债经营,难以为继了吗?为什么还要苦苦熬到最后一天,落一个“败军之将、亡国之臣”的标签呢?我一直坚信,消息灵通、文思泉涌的媒体人,应该都在“聪明”之上,一定能看懂这层利害。

这因为这些新媒体主要由传统媒体人创办,所谓的传统媒体潜规则在这个行业依然适用。网上很多揭露网络媒体发软文的潜规则,删帖潜规则,“勒索”企业潜规则……如此而已,不过是传统媒体的“翻版”。

后来,一个媒体朋友和我透露了一个案例,我似乎秒懂了。比如《某尚》节目,本来单位是免费报道商家的,结果个别记者在实际采访报道过程中,哪家给钱报道哪家,商家为了品牌推广和生意也愿意出这个钱,结果《某尚》单位负债累累,个别记者却每月收入可高达十几万。有财如此,者又何求?

大概什么东西都是变坏容易,变好难吧。

一个单位转型可能举步维艰,但是个人,转型是非常之容易的,也许上一秒还只是一个传统媒体的记者,下一秒就可以注册微信公众号、头条号、直播等平台,成为一个新媒体人,我们也看到诸如傅踢踢、石榴婆报告等记者,在职期间就可以成为自媒体的代表人物。所以,我想说的是,在当今媒体行业,只有传统媒体,没有传统媒体人。

传统媒体的“不好”,新媒体学了十足,而传统媒体的好,他们却没有多少留住。传统媒体对新闻作品的精雕细琢,传统媒体严格的审稿流程,传统媒体对新闻业务和国家政策的熟谙……新媒体没有多少能够相比。毫不客气的说,新媒体走得是“野路子”,所谓的“脑筋活络”的传统媒体人,披上了互联网的外衣,自称新媒体;以前的bbs披上了社交的外衣,自称自媒体;电子商务披上了O2O的外衣,宣称了另一种新模式的诞生……一个一个前所未闻的新概念在这个“站在风口猪都能飞起来”的年代纷涌而出,让人目不暇接。

所以,传统媒体人,叫“乐意做传统媒体的人”更为贴切。2018年,记者转型做自媒体,不管是个人行为还是单位行为,都是大势所趋。

对于新媒体的出现,有无数人预言过,传统媒体会因此很快消亡。一举例子就是国外某某大报,已经停止印刷纸报,专心做网站。一举例就是现在传统媒体影响力越来越赶不上新媒体,但却忽略了这样的基本事实,新媒体的原创内容质量参差不齐,缺乏第一手新闻来源,大多数新闻是转载传统媒体的。传统媒体生产内容,而新媒体对其进行放大。还有人,一举例就是某某大牛说,互联网上最不值钱的就是新闻,但是却忽略了,最不值钱的就是没有价值的新闻,有价值的新闻从来都是值钱的。

2,微信公众号的红利期将过去。

特别是, 十几年过去了,很多传统媒体还活的好好的。而曾经一度抛弃传统媒体的巴菲特也在前两年买入了传统媒体的股票。据外媒报道,近年来,巴菲特一直在稳步增加其报纸产业所占比重,收购了数十家小型日报。

微信公众号两级分化太严重了,很多公众号想努力做好,投入几个人,一年下来,终于实现了平均1000的阅读量哈哈哈哈,这个笑话就折射出公众号运营者的无奈。红利期已经过去,一个重要的指标就是,投入和产出比,已经接近原来传统方式了。

在中国,这个故事也很雷同。目前来看,中国衰落的传统媒体主要集中在没有财政支持的行业媒体,他们的受众面窄,几乎没有广告收入,如果走向市场就是死路一条。但是有关部门不分青红皂白,实行一刀切,让他们自身自灭,灭亡肯定是迟早的事情。然而,中国传统媒体的环境还不至于落到“无边落木萧萧下”的境地。这里不说有国家扶持的党报和中央媒体,单说都市报,目前还看不到任何衰落的迹象。同时,传统媒体也在加大向新媒体转变的步伐,加大与新媒体合作的步伐。另外,传统媒体人的收入与新媒体人相比,也没有太多劣势。当然,你不能与新媒体人中个别人相比,什么经营自媒体月入20万的。互联网行业,最不缺的就是创造财富的神话!

当然,红利期即将过去,并不意味着微信公众号不再增长,无论公众号的总量,还是每天的总阅读量,仍将持续增加。

很多地区的都市报,关注的是老百姓身边的小事,有着固定的读者群体,虽说很多年轻人已经习惯于从手机上阅读新闻,可当他们想了解当地新闻的时候还是不得不看当地的都市报。用互联网看当地新闻实在是很不方便,所有的新闻客户端关注的都是国家大事。这是互联网的属性所决定的,互联网是开放的,普世的,没有点击率就没有收入,如果把用户人群定位为某地某市,显然不是它们的生存法则。很多大的新闻客户端, 即便有地方板块,信息量也不够大,读起来也麻烦。而地方新闻网站的生存境况也不是很理想,移动客户端更是凤毛麟角,即便有使用量和用户体验也十分不好。

我最近和多位小程序服务商沟通,微信小程序对于媒体行业,并不是什么好工具,小程序更多的还是一个简化版的APP,一个工具。

如此看来,传统媒体也不是一无是处,新媒体也没有那么可怕。传统媒体人之殇也许就是个悖论。

3,新媒体早晨8、9点,仍有大量红利。

传统媒体人的焦虑感来自哪里,我认为主要来自对社会环境快速变化的不适应感,对置身于一个早已被定论为“夕阳产业”的行业的不安全感,对快速发展的互联网业的不甘心感……他们特别想进入这个行业,但却苦于没有机会,即便有机会,他们也要考虑一下是否值得放弃现在的“铁饭碗”。

微信公众号红利期正在过去,可能有人认为新媒体行业已经饱和。但是放眼整个新媒体生态,我坚持认为2018年,新媒体行业仍然像早晨8、9点钟的太阳一样,仍然有大量的机会。

有人开玩笑,互联网圈儿人傻钱多,有人不管不顾地就是要快速进入这个行业,也有人担心这场移动互联网的泡沫很快就会破灭。

我这样说的主要依据就是,新媒体平台的格局并不稳定。

不管怎样,互联网都是这个时代的潮流,传统媒体互联网化是不可避免的,至于如何转变,很多人已经探讨过了,但是我也有自己独特的观点,可以另写一篇文章与大家分享。

新媒体最底层基础是智能手机,而最直接的基础则是微信公众号、今日头条、喜马拉雅FM等这样的新媒体平台。这个行业的竞争远远没有结束:

总之,在这场大潮中,传统媒体人应该如何应对,是处变不惊,还是积极转变,是安身立命,还是跳出围城,自己的职业生涯应该如何转变,恐怕只能自己作出决定,而多个人的决定也肯定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媒体的未来,不管是传统媒体,还是新媒体。(长弓原创)

最近几天,百度突然再次发力,成立内容生态部,非常积极主动的与今日头条展开新一轮公关战。

    作者简介:长弓(笔名),就职于某中央主流媒体,长期进行科技报道,业余长期关注互联网行业和新媒体行业。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与作者

更早2017年11月,腾讯宣布斥资“三个百亿”、整合打通除微信公众号之外几乎所有腾讯内容生态产品做腾讯内容开放平台。

    

再早一点,2017年10月,一点资讯获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该证下发后,北京文投集团将会投资十几亿元。

与此同时,宏民了解到搜狐号、网易号、大鱼号、新浪看点号、东方号、WIFI万能钥匙自媒体、趣头条、百家号等等新媒体平台仍在摩拳擦掌蓄势待发。

综合类新媒体平台的竞争尚未明朗,垂直细分的新媒体平台的战火已经打响,车家号,易车号,中关村在线推出ZOL科技头条号,创业家app也悄悄开始抓取互联网、创业内容,多牛传媒也推出了聚合类媒体平台—— 引力资讯。

我做了一个比喻,新媒体平台是土地,自媒体人是农民,农民在土地上辛辛苦苦的耕耘,收获粮食。如今,新媒体平台格局不稳定,就好比土地还没有达到最优化状态,农民或自媒体人的收获当然也不会是最高的时候。

4,音频媒体登堂入室,成为主流媒体形态。

1月20日喜马拉雅宣布已拥有4.5亿用户,市场占有率73%,日人均收听128分钟。1月24日新闻稿显示蜻蜓FM已突破3亿用户。可见,用户听网络电台FM,已经成为和刷朋友圈、看视频一样的常规行为习惯了。

1月11日的时候,宏民受邀去北京参加了喜马拉雅IP发布会,发布会的现场让我想到了优酷一年两次的大型节目推介发布会:优酷春集和秋集。仅2017年10月24日-25日,优酷秋集就宣布了即将在2018年春夏上档的近百部大剧热综。

本文由大发快三开奖结果发布于股票,转载请注明出处:2018年新媒体的8个展望:只有传统媒体,没有传统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