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大培:纵论中国的宏观经济与中美关系

图片 1

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贺耀敏、中国网总编辑王晓辉代表会议主办方致辞。公共外交在中美关系中大有作为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总经济师陈文玲在发言中表示,历史给公共外交提供了一个难得的机遇,应该在中美关系的推动中大有作为。暨南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陈定定表示,近年来中美公共外交领域出现新难点,中国可以从两个方面予以应对:一是“跳出美国做美国的工作”,即通过与墨西哥、加拿大、欧盟等国家或组织加强联系,间接对美国的国家政策与社会舆论形成影响。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副院长许勤华认为,液化天然气的合作是中美关系的润滑剂,中美在大宗商品的贸易机制中有着共同的利益诉求,能源外交中有很多议题值得学者们关注和深入研究。

“谢谢大家愿意花时间来听我的个人见解。”11月13日晚7时许,当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左大培出现在早已座无虚席的西五117后说到。当晚,左大培以其独特的经济视角,纵论“中国的宏观经济与中美关系”,在我校1300余期人文讲座上再添砖加瓦,赢得了同学的阵阵鼓掌。

中美关系;外交;美国;院长;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竞争;代表会议;中国社会科学院;贸易;交流

而第二天同样的时间,在东九C503,左大培则继续完成了他讲座的下半部分。

2018年12月26日,“中美关系与公共外交40年”圆桌论坛在中国人民大学举行。此次论坛由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和中国网联合主办。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贺耀敏、中国网总编辑王晓辉代表会议主办方致辞。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副院长王莉丽主持了会议。

中国的外汇储备是不是太多?

围绕“中美多元公共外交发挥的作用、现状问题与未来路径”“中美关系历史经验与面临的挑战机遇”等议题,从事中美关系、公共外交研究与实践的20多位专家展开了深入研讨。

对中国的宏观经济形势,左大培直言不讳:“经济过热,通货膨胀压力大,股票、房地产全面暴涨,这叫流动性过剩。总之,这是宏观经济态势不稳的表现。”而面对“中国的外汇储备是不是太多”这样的疑问,他肯定道:“不可能越多越好。西方强调最优点,换作毛爷爷的名言就是任何东西都有两面,有利也有弊。”

公共外交在中美关系中大有作为

“外汇储备的增长实际上是资金流出。这是国际经济学原理。”左大培继续向同学们阐述,“外汇储备就是政府持有的外国资产,如股票、债券等,政府拿钱去买外资,能不叫资金流出吗?”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总经济师陈文玲在发言中表示,历史给公共外交提供了一个难得的机遇,应该在中美关系的推动中大有作为。公共外交也要注重讲究学理性和专业性,要通过深度的分析和研究来引领舆论。清华大学社会科学学院副院长赵可金表示,在中美两国的公众层面,对中美关系的认知并没有发生实质性变化。芝加哥全球事务委员会的舆论调查显示,1978年美国民众给中国打了44分,今天美国民众给中国打了45分。中美相对稳定的民意为中美关系未来的发展提供了一定的基础。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美国外交室主任袁征表示,要客观理性地进行中美公共外交,不过度渲染民族主义情绪或者反美情绪。继续大力拓展中美两国的人文交流。

“到今天我们已经累计引进了7000多亿的外资,但外资转化成了外汇储备,钱都让外国人给赚了。实际上从94年开始我们根本就没有引进外资。”左大培正色道。图片 2

北京大学中美人文交流研究基地执行副主任王栋认为,经过多年努力,中美人文交流已经成为中美关系的三大根基之一。下一步我们也需要考虑,如何通过公共外交来进一步促进两国民众之间的信任和友谊,增进两国关系的韧性和深度。

图片 3

暨南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陈定定表示,近年来中美公共外交领域出现新难点,中国可以从两个方面予以应对:一是“跳出美国做美国的工作”,即通过与墨西哥、加拿大、欧盟等国家或组织加强联系,间接对美国的国家政策与社会舆论形成影响;二是不仅要关注美国国家层面的态度和问题,也应该针对各州关心的议题开展针对性交流与合作。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院长周庆安认为,中美公共外交在中美关系的各个阶段都扮演了重要角色,新的历史阶段,中美公共外交主要面临三大问题:如何对冲焦虑,如何建立战略确定性,如何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或者我们的朋友圈。中国公共外交要超越传统的话语体系,脱虚向实。

“再有十年高速增长不成问题”

中美双方应互相尊重对方利益

本文由大发快三开奖结果发布于股票,转载请注明出处:左大培:纵论中国的宏观经济与中美关系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