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证券报:厦大教授林伯强:能源国企有望走

中国证券报2015年10月08日02:21

9月13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关于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指导意见》。随后,作为国企改革顶层设计《关于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指导意见》的“N+1”配套政策出台,国企“混改”的六大负面清单正式公布,首次明确了“负面清单”非禁止皆可为,将为民资提供更大市场空间,明确了各类资本可以进入哪些领域、行业,以及可以进入到什么程度,有利于各类资本根据负面清单的要求,参与国企“混改”,寻找投资机会。那么,广受关注的能源国企“混改”将从哪里入手?政策又将带来哪些利好呢?

□ 本报记者 刘丽靓

政策

国务院近日印发《关于国有企业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的意见》,对于石油、天然气等能源领域如何推进混改的问题,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在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专访时表示,从改革的迫切性、力度、规模来看,能源国企有望走在混改前列。企业改革与行业改革密不可分,能源国企改革需与电力、油气体制改革齐头并进,并购重组和整体上市是混改的重要途径。

国企“混改”公布六大负面清单

售电侧混改潜力大

《意见》要求有效探索主业处于重要行业和关键领域的商业类国企“混改”。其中,列出了六大负面清单,指出了实行国有独资、国资绝对控股、国资控股、国资主导的关键领域和重要行业。

中国证券报:在国有企业推进混改的过程中,能源国企有哪些机遇?

第一,重要通信基础设施、枢纽型交通基础设施、重要江河流域控制性水利水电航电枢纽、跨流域调水工程等领域,实行国有独资或控股,允许符合条件的非国有企业依法通过特许经营、政府购买服务等方式参与建设和运营。

林伯强:混合所有制改革已推了一段时间,一些企业尝试改革路径和模式探索,但具体怎么走、掌握什么样的尺度并不是很清楚。《意见》做了一些比较切实可行的界定,如分类分层推进混改,有利于改革的可操作性,也比较符合现实。

第二,重要水资源、森林资源、战略性矿产资源等开发利用,实行国有独资或绝对控股,在强化环境、质量、安全监管的基础上,允许非国有资本进入,依法依规有序参与开发经营。

从分类推进混改来看,让商业类国企进入市场参与直接竞争,依据经营业绩指标和市场竞争力进行考核,有利于创造公平的市场竞争条件,公平竞争才能真正激发市场活力和创造力。电力、油气等能源企业在国有企业中占较大比重,从改革的迫切性、力度、规模来看,能源企业有望站在混改的前列。

第三,江河主干渠道、石油天然气主干管网、电网等,根据不同行业领域特点实行网运分开、主辅分离,除对自然垄断环节的管网实行国有独资或绝对控股外,放开竞争性业务,允许非国有资本平等进入。

能源国企是国有企业改革的重点之一。能源国企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有利于增加能源行业的资金来源和提高管理效率,对于能源行业无疑是长期利好。

第四,核电、重要公共技术平台、气象测绘水文等基础数据采集利用领域,实行国有独资或绝对控股,支持非国有企业投资参股以及参与特许经营和政府采购。粮食、石油、天然气等战略物资国家储备领域保持国有独资或控股。

在电力领域,售电侧目前是最具潜力的部分。售电侧进行混改的门槛较低,民营资本的机会较多。随着售电侧的放开,民营企业投资电力的积极性可能大幅提升,并且随着改革的深入,机会将越来越多。从分层来看,由于种种原因,在近20年来能源领域的发展过程中,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没有一个共同成长的过程,国企集团公司层面推进混改比较困难。

第五,国防军工等特殊产业,从事战略武器装备科研生产、关系国家战略安全和涉及国家核心机密的核心军工能力领域,实行国有独资或绝对控股。其他军工领域,分类逐步放宽市场准入,建立竞争性采购体制机制,支持非国有企业参与武器装备科研生产、维修服务和竞争性采购。

应加快价格改革

第六,对其他服务国家战略目标、重要前瞻性战略性产业、生态环境保护、共用技术平台等重要行业和关键领域,加大国有资本投资力度,发挥国有资本引导和带动作用。

中国证券报:能源国企推进混改应解决哪些问题?

单独成立石油管网总公司或成可能

林伯强:非国有投资者作为纯粹的经济人,其行为准则是利润最大化,但对价格的行政干预使得投资盈利面临不确定性,影响了非国有企业进入的积极性。因此,混改的双方或多方除必须有共鸣和互补点外,还要解决“玻璃门”的相关问题。例如,加快油气价格改革,为油气企业提供一个可以预期、稳定的运行环境。在目前油气供应格局下,如何兼顾石油涉及的国家安全和参与国际竞争?如何尽可能减少行政干预以使民营企业与国有企业平等竞争?发展混合所有制是一个过程,其成功取决于各种配套改革以及观念的转变。国企改革需与电力体制改革、油气体制改革等行业改革一起推动。企业改革与行业改革密不可分,只有相互促进,才能真正做好。

可以说,国企“混改”的六大负面清单,明确了各类资本可以进入哪些领域、行业,以及可以进入到什么程度,有利于各类资本根据负面清单的要求,参与国企“混改”,寻找投资机会。

中国证券报:随着混改的推进,并购重组和整体上市是否会进入一个新阶段?

中国企业研究院首席研究员李锦表示,不对民间投资主体单独设置附加条件,有利于打破“玻璃门”、“弹簧门”、“旋转门”等隐性壁垒。此前有些领域民资难以进入,主要是国家没有明文规定哪些领域可以向民资放开。这个负面清单是政府“放权”与行业“退出”的实质性动作,也是混改的核心。

林伯强:国企改革需要并购重组,混合所有制改革也需要并购重组。整体上市有利于解决部分国企负债率过高以及尾大不掉的关联交易问题。实现整体上市需解决一些问题。

在为混改营造良好环境部分,《意见》提出进一步简政放权,最大限度取消涉及企业依法自主经营的行政许可审批事项,是为民间资本参与混改创造便利条件,减少一些条条框框,有利于提升改革效率,使民间资本的参与更容易。具有垄断势力、财务绩效良好的国有企业缺乏引入非公有资本的内在动力,在引入非公企业资本时,常常对于混合所有制企业的经营范围和区位布局制订“特别条款”,加上人员身份转换和安置障碍,影响了非公有资本参与混改的积极性。破除行政垄断、消除非公经济发展的“玻璃门”。

首先,整体上市不应降低上市资产质量。在公司上市时,为了满足股票发行相关约束,相当部分的国有能源企业通过剥离企业内部最优质资产,实现分拆上市。

李锦认为,“尤其是石油领域的改革,根据《意见》,将在石油天然气主干管网部分实行网运分开、主辅分离。也就是说,之前业内讨论的将三家石油公司的管网抽出来单独成立石油管网总公司或许将成为可能,这将为石油领域的重组和混改提供空间。”

一般而言,剩余资产的盈利能力较上市资产更弱,或者不是主营业务。国企整体上市后,如果注入的资产不如原有资产,可能导致上市公司业绩下滑,损害原有股东利益。在整体上市之前,国企集团需要改革,改善资产质量,优化存量资产,改善整体盈利能力。

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所长黄群慧表示,包括能源、交通、医疗、教育、通信等在内的领域一直是民营资本进入意愿比较高的领域,明确列出非禁即入的“负面清单”,降低了民营资本参与混合所有制企业改革的不确定性。

本文由大发快三开奖结果发布于股票,转载请注明出处:中国证券报:厦大教授林伯强:能源国企有望走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