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回中国奥运起点

(特约记者龙海波 实习记者刘文瑜报道)5月24日,《一个人的奥林匹克》在大连理工大学举行该校首映式。包括中国工程院院士、校长欧进萍院士在内的1600名理工大学师生共同感受了刘长春爱国主义精神。 影片主创人员、主要演员及影片顾问大连高级经理学院院长林安西、刘长春的儿子刘鸿图等出席了首映式并观看了影片。制片人王浙滨在首映式上说:“《一个人的奥林匹克》在理工大学启航,如今回到影片的起点,回到中国奥林匹克之路的起点,意义非同寻常。” 首映当日,整个礼堂不时爆发出热烈的掌声——当剧组成员步入会场时;当得知剧组把奥委会主席罗格亲笔签名海报赠送给大连理工大学时;当回忆起理工大学的拍摄岁月时;当得知剧组将首映式变成赈灾晚会时;当得知运动员为拍摄晒太阳脱了四层皮时……对于师生们的热烈掌声,编剧王兴东在首映式上说:“这个首映式是刘长春最近、最亲的会场,也是最热烈的会场。”工作人员韩永庆说:“今天的开幕式,给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同学们的掌声,很自觉、发自内心的掌声。这种掌声来自于对我校刘长春教授精神的理解、赞扬,对这部影片的肯定。” 发首映式门票的叶佳同学最先感受到了同学的热情,她对记者说:“本来以为当代青年感兴趣的是动作、爱情等方面的电影,像这种爱国主义教育的影片会无人问津。可是结果却出乎意料,不一会功夫,预备的1400张座位票就赠完了,之后又赠送了200多张站票,可还是有部分同学由于没有排到票而失望而归。” 据相关负责人介绍,去年6月10号,《一个人的奥林匹克》在理工大学开机,作为影片的协拍单位,理工大学有千余名学生参与到影片的拍摄当中。欢迎刘长春归来的镜头,虽然在电影只有一分钟的镜头,同学们却跟随剧组足足拍摄了一天。他们在观看电影的时候有很深的感受,外国语学院的群众演员梁旭说:“虽然电影中看不到我的身影,但我还是很激动,很自豪,我为电影做出了自己的贡献,这是我的骄傲!”

自由结社是在我国宪法上明文规定赋予人民的合法权利,而且画会是一种有利于艺术发展的组织形式。江丰

3月1日,博而励画廊推出了本年度第一个展览85前的非官方艺术,展览聚焦中国当代艺术初期在创作上具有探索性的艺术家。不得不承认,于我而言,这个展览的主题是有吸引力的,看多了时下的各种水墨、各种青年艺术家展览,我更愿意去感受一下中国当代艺术产生之初的艺术究竟是什么样。

来到画廊时已经过了展览开幕的时间,展厅的人并不算多,大多三五成群的聚集在空间内外攀谈,墙面上挂满了现在看来已经不再先锋的画作,展厅中间的展台上摆放了若干小木雕,都是独具个性的创作。这些作品都没有展签,若不是对这些艺术家非常熟悉,很难将作品与艺术家本人对上号。不过这些似乎都不是那么重要,观众可以更直观的去感受那个时期艺术家们所接收到的信息,所进行的思考,以及各自的表达方式。

此次参展的艺术家大多数来自两个组织无名画会和星星画会,正如此次展览主题所点明的那样,展出作品均属于非官方这条路上的,这也意味着这些艺术家的作品很难在官方的美术馆等机构中获得展出的机会,所以中国当代艺术最早的实验空间应当算是由这些艺术家自发开拓的。

无名画会

1975年元旦,无名画会的第一次展览在画会成员张伟家如期举行,10几位无名画会的画家聚集在福绥境大楼三楼五号为画展开幕忙碌着,心情无比激动,毕竟这是大家首次集体展出画作。当时的展厅还不到20平方米,由于空间局促,不光墙上挂满了画,就连桌子、椅子上都放满了画,以至于连坐下歇歇的地儿都没有了。好在这只是一个地下展览,开放范围仅限画会的几位密友,不用接待大量的观众。不过,也正是这样一个内部交流的展览,给参展的每一位艺术家都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批评家盛葳如此评价此次展览,无名画会已经开始主动地意识到了自己可能具有的价值,与此同时,这次自发的地下画展也为无名画会在1979年的第一次公开展出埋下了伏笔。

当然首次展览搞得这么低调与当时的批黑画运动也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文革后期,全国范围内掀起了批林批孔运动,四人帮出于篡党夺权阴谋的需要,借机在美术界掀起了所谓的批黑画运动,声称要反击所谓美术领域黑线回潮的复辟逆流。就在无名画会首次展览举办的前几个月,国务院文化组还在中国美术馆举办了一次批黑画的展览。无名画会的创作极有可能被误认为印象派、现代派等反动黑画,所以注定只能在地下举行。据说当时想要进入展厅的人都需要对上暗号,先敲3下门,稍等片刻再重复一遍,方可进入。

相较于星星画会,无名画会就像它的名字那样并不怎么为人所知,但它的形成却要早于星星画会,或许是因为他们的第一次公开展出1979年7月9日在北海公园画舫斋举办的无名画会作品展来得太晚。玉渊潭可以说是无名画会的发源地,在上世纪60年代这里可以算是京郊游览的去处,但是游人很少,无名画会的画家们常常去那里写生,所以当时也有玉渊潭画派之称。无名画会这个名字也是在他们首次公开展览之时,北京美术家协会要求他们登记正名才确定下来的,即任何名字都无法代表之意,索性就叫无名画会。

无名画会最初的几位成员赵文量、杨雨澍和张达安相识于熙化美术学校(前身为北京女子西洋画学校),也正是这个时期共同学习的经历为画会的形成打下了基础。1960年张达安进入北京青年美术补习学校学习,结识了石振宇,自此他们四人常常聚集在张达安家中画画。1963年的一次集体写生改变了画会成员只是画画室内场景、静物的状态,并建立了无名画会集体外出写生的传统。

本文由大发快三开奖结果发布于教育,转载请注明出处:重回中国奥运起点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