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情 红包

□晚报记者 钱钰 报道

微信群里面发红包,我老是为发出去的红包犯难,心里财迷的如何才能收回来,或者赚点。

中国孩子的零用钱究竟从哪儿来,又花到哪儿去了?近日,由Visa公司赞助,浦东新区金融服务局、上海市银行同业公会等多家单位支持的《2012年中国青少年金融教育蓝皮书》出版,一份国内首次大规模针对中国青少年金融教育现状的全面调查研究同时出炉。结果显示,随着年龄增长,近年来,人情消费在青少年消费选择中逐步兴起,同学聚会、生日送礼等已成常态,占人情消费大头。

其实真的当别人特意发给我时,又在烦恼,怎么的把这个人情还回去?各位是不是要笑尿了?

据介绍,本次调研在北京、上海、广州等9个城市开展,调研对象涉及大中小学生、家长[微博]和一线教师。整体调研样本超过40000个,个案研究样本超过400个。结果发现,近年来,人情消费在青少年消费选择中逐步走俏,在青少年的消费选项中,同学聚会的比例随着年龄的增长明显提升,人情消费在学生看来越来越重要。在大学生的消费情况中,除了基本生活费用之外,有45.95%的费用都会花在娱乐社交方面,具体表现为同学聚餐(44.11%)、生日请客(12.84%)、同学之间的走动(18.33%)、恋人之间的花费(16.47%)等,其中同学聚餐所占比重较大。较多学生认为人与人之间的感情是无价的,人情消费是对未来人脉的一种投资。

所以是发还是不发红包呢?

在对人情消费问题进行进一步的调查显示,在送同学生日礼物时,能够根据自己的经济条件量力而行的学生占少数,小学生不到1/5,中学生也只有三成。大多数学生会根据对方的喜好进行购物,他们认为这样会表示自己更加看重与对方的友谊,能够“投其所好”。

在“为同学购买生日礼物的选择方式”上,其中,77.71%的小学生选择“了解他最喜欢什么,然后去买”,只有16.47%的小学生选择“看我有多少钱,然后决定买什么”,中学生相对理性一些,比重为65.72%。

人情消费的情况也多种多样,在个案调研中了解到,有部分学生往往会因为聚会或送礼而造成零花钱的透支,在一定程度上,这些人情往来对他们形成了实际的经济压力,但是碍于面子又不得不支付这笔费用。另外,被动消费的也大有人在,有的觉得自己生日时同学送了礼物,理应回馈对方,但是自己并不喜欢那个同学。还有的学生会为了满足自己的虚荣心,选择买比对方贵的东西。

■案例

聚会花销不小送礼有时致透支

小黄是本市一所大学的大二学生,他告诉记者,自己每个月的花销大约在2000元左右,其中基本生活费用占四成,其余都花在了人情消费上,聚餐是大头,但如今生日送礼也是一笔不小的花销。

前不久,小黄的一位大学同学过生日,一顿生日宴加唱K花去了五六千元,“现在,我们过生日都不流行送礼了,男生都比较豪爽,直接包个五六百元的红包给寿星,大家都认为送钱比较直接实用,也等于是大家请寿星吃饭了。”小黄说,也有寿星是在自己过生日之前,列出想要的礼物清单,请好友照清单自己认领购买,“有人选择买一份礼物清单上的东西,也有人选择包红包。”

小黄坦言,自己确实曾因为聚会或送礼造成零用钱的透支,每个月都觉得钱不够用,只能从自己身上省下点钱,拆东墙补西墙。

相比而言,女生的人情消费相对节制一些。“我妈妈每个星期给我200元,就怕我乱花钱。”在松江大学城就读的大四女生小朱告诉记者,为了尽量省钱,她的很多生活用品都是从家里拿的,“比如,我每周都会事先从家里买好水果、面包等带去学校,尽量能省则省,否则每周200元怎么够用?”

至于平时的聚餐,小朱说,也大多是AA制比较多,价钱都能承受,万一不够再伸手问家长要。

  孩子的零用钱从哪儿来?怎么花?

逾九成大学生零花钱来自父母

孩子的零用钱究竟从哪里来?在众多零花钱的来源中,父母给的仍占较大比例(小学生占56.83%,中学生占86.02%,大学生占91.73%),成为了青少年零花钱的首要来源。其次是压岁钱、红包、长辈给的钱。其中选择卖废品和做家务赚钱的学生最少。用劳动换取收入的意识在中小学生当中较为薄弱,尤其是中学生,选择做家务赚取收入的比例仅为小学生的1/4,通过卖废品赚取零花钱的比例也较小学生低。

在小学生个案中,多数小学生都说家长会要求自己参与家务劳动。而在中学生中,多数学生表示因为学业紧张,家长会尽量不让自己做家务,一些如整理书桌、叠被子等本可自己完成的家务,有时也会由家长代为完成。

对于学生做家务是否从父母那里赚到钱的问题,调研者在家长的访谈中也发现,多数家长会偶尔以鼓励孩子做家务为目的给予零花钱,家长的初衷并不是为了培养孩子用劳动换取报酬的意识。而多数学生认为帮父母做家务,父母很少因此给自己零花钱,只是偶尔为之,所以并不认为做家务能帮自己赚到零花钱,因此对做家务赚钱并不热衷。

多数学生愿通过劳动赚钱

在个案调研的过程中,仅有一例高中生个案表示自己对家里的各项家务建立了一个标价表,并与父母约定在完成相应家务后,父母要给予报酬,并且这一家内打工机制已经实行了一段时间。但当问及这例个案对于做家务赚钱的看法时,她表示帮家里做家务其实是应该的,不应该因为做了家务向父母要钱,但当自己需要用钱的时候,除了问家长要,实在找不到其他方法赚钱。

个案中,几乎所有的中小学生都表示出希望通过自己的劳动赚钱的意愿,但除了做家务以外找不到其他可以赚钱的方式。而不愿意做家务赚钱的原因主要在于:在家里即使不做家务,问家长要钱,家长基本也会给。

“一边给钱让孩子做家务,一边继续给孩子零花钱,无法有效培养学生劳动赚钱的意识。"”本书的发起人、青少年金融教育研究学者、上海百特教育咨询中心执行理事张玮表示,学生苦于找不到合适的方式,急需建立符合青少年能力要求的劳动收益机制。

相对而言,大学生的收入来源相对于中小学生来说则更为丰富,除了家长支持外,打工、奖学金或助学金也成为了主要的收入方式,投资、经商和贷款也有部分学生涉及。虽然通过打工赚钱的比例有所增加,但是在众多零花钱来源的方式中,靠家长支持的比例仍高达91.73%。

本文由大发快三开奖结果发布于教育,转载请注明出处:人情 红包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