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天“吹”来资金12亿 共享充电宝最终或变成资本

  羊城晚报6月3日A05版讯让人深恶痛绝的“地沟油”稍经加工就能变身变压器绝缘油,气动发动机靠高压气体即可高速运转。6月2日,在华南理工大学举行的“绿色发展,赢在未来”第四届全国高校环保科技创意设计大赛决赛上,众多环保创造发明让人耳目一新。   华北电力大学“最爱地沟油”团队研究了一种制备方法,可以把地沟油制作成变压器绝缘油。队长张宁同学介绍说,通过脱酸、脱色、离心等步骤,“地沟油”就被改性成为新型变压器绝缘油,相对于矿物绝缘油每吨1.8万元的价格,这种新型绝缘油每吨总费用为7千元,生产成本降低了近三分之二。   在决赛现场,一台作为优秀作品参加现场展示的改装发动机也引起了众人的关注,它一改传统发动机燃油、燃气的特性,改由高压气体作为动力。据华南理工大学机械与汽车工程学院的设计者介绍,该项设计的远期目标是靠300MPa的高压气体驱动,连续行驶100公里左右,真正零排放,零污染的环保汽车。   全国高校环保科技创意大赛于2012年10月拉开帷幕,共有来自全国87所高校的829支队伍报名参赛,最终16所高校的16支队伍进入决赛。

最近一个月,我每天都在思考一个问题,风停之后该怎么办?坐在《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面前的来电科技CEO袁炳松陷入了沉思。创业13年,从传统电池行业到充电宝租赁,他第一次体验到站在风口上的快感,很清楚这股倏忽而至的风背后,多少有些运气成分。

时间回到一年半前,第一台街电充电宝租赁柜机在长沙某商场落地,但在接下来的数个月时间里,少有人问津。

风突然刮过来了。40天时间,11笔融资,近35家机构入局,融资额约为12亿元,这是2015年共享单车刚出现时获得融资额的近5倍。共享充电宝到底发生了什么?

初上市鲜有人问津

2015年12月,第一台街电充电宝租赁柜机在长沙某商场落地。这个时间距离摩拜获得A轮融资不到两月,几天后ofo宣布完成Pre-A轮融资。当时少有人预见共享充电宝将成为2016年最大风口。

在接下来的数月,街电团队在长沙投放了500多台柜机,但鲜有人问津。而商场外,售卖充电宝的小贩生意却红火。

张希是当时街电项目的负责人之一,他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2015年的时候国内经济不是那么好,商场都没有人逛,产品怎么会有人用呢?

为了提高品牌认知度,他与团队积极地推,策划了多场线下活动,但最终知晓这一品牌的用户仍寥寥无几。

惨淡的运营数据让主导项目的海翼股份创始人兼CEO阳萌心生退意。曾供职于街电的一位前员工透露,当时阳萌想不干了,加上机器等各种硬件打算1000万打包卖出去,还鼓励员工内部购买,最终还是卖不动。

直到2016年4月份,数据开始平缓上升,一台机器每天可赚4~5元,可惜的是结果还是离想象中差得比较远,当时公司对项目的期待值比较高,希望一投入就有特别好的表现。张希说道。

直至2016年底,街电亏损严重,负债率高企。街电投资方之一的欣旺达发布的公告显示,截至2016年12月31日,深圳街电科技有限公司经审计的财务数据为:资产总额为288.39万元,负债总额为865.84万元,净利润为亏损509.32万元,资产负债率高达300.23%。

在资本层面,初期共享充电宝并未受到青睐。在记者采访的多位深圳当地投资人中,不少在去年初就接触过包括街电、来电在内的多个项目,但最终没有出手。

来电科技CEO袁炳松直言,至今接触了数十家投资机构,大部分还是质疑这个东西到底有没有需求。

深创投集团投资人刘辉对共享充电宝的投资价值持保留意见,共享单车是刚需,解决的是最后一公里的出行问题,但充电宝到底是不是强需求?

松禾资本业务合伙人张海春的观点是,充电宝租赁技术门槛较低、模式容易被复制。这是一门生意,但不容易做大。

贝塔斯曼亚洲投资基金创始及管理合伙人龙宇直言,与共享充电宝共生的市场,是手机待机时间越来越长、餐饮娱乐场所设施越来越完善的市场,共享充电宝在整个商业体系中只是补充的角色。

融资忽如一夜春风来

投资方观望和保守的态度在今年初发生了明显变化。去年来电科技与某家知名天使机构谈1亿元左右的融资,后者嫌太贵没投。到了年后,北京的另外一家机构居然给出了3亿元的投资额度。

4月5日宣布获得SIG海纳亚洲、红点创投、九合创投2000万美元A轮融资后,没停过,袁炳松说,五一期间确定了新一轮融资的FA,安排我们见了一批投资人,也有很多资本来找我们。

联想之星的一位投资人在朋友圈说道,作为一个没有带充电宝就毫无安全感的人来说,我一直认为共享充电宝并没什么实际用处。直到出门发现充电宝没电了,手机剩下20%的电,我发现我错了。

本文由大发快三开奖结果发布于科技,转载请注明出处:40天“吹”来资金12亿 共享充电宝最终或变成资本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