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艰难支撑流浪狗之家 谁能帮帮他

今年40岁的杨青,平时生活节俭、精打细算,却一直在收养流浪狗,自掏腰包给狗看病,五年如一日地坚持“守护”这些无家可归的小家伙。

图片 1

在一个简陋的平房里,记者看到,房间里共有42只流浪狗,杨青正满脸是汗地给它们喂食。杨青说:“这些流浪狗都是我从路边捡回来的,都是我的孩子。”

看到执法人员带着网兜走过来,流浪狗扭头就跑;躲进建筑工地,藏着不出来;跟执法人员兜圈子,你停它停,你跑它跑……6月18日,城关区城市管理局来到兰山公园开展流浪狗整治工作,记者全程跟访,执法人员同流浪狗“斗智斗勇”,由于受工具所限,且怕弄伤流浪狗,很多时候有劲使不上。

说起杨青和流浪狗的情缘,源于2009年的腊月,他在街边看见一只奄奄一息的小狗,就把它抱回了家。此后,只要看到无家可归的小猫或小狗,他都尽力救助。随着身边的流浪狗越来越多,他索性租了一间平房,专门喂养它们,最多的时候;这里的“小房客”有近50只狗。

1 山上流浪狗确实多

杨青每天早起给这些流浪狗喂食,然后再去上班,下班他再来喂它们,帮它们收拾粪便,然后再回家。

上午10时,记者跟随兰州市城关区城市管理局行政执法大队市容市貌科副科长朱永毅,以及城关区城市管理局下属的伏龙坪中队、团结新村中队、五泉中队、皋兰路中队执法人员和伏龙坪街道人员向兰山公园徒步巡查。

杨青的爱心收养也遭遇了重重困难,没有正规的流浪狗收养场地。除此之外,这些流浪狗开销一个月就近三千元,这几乎是杨青一个月的工资。但是,这些钱只能维持流浪狗们不挨饿。

根据前期的摸排,执法人员在山坡的背面找到了几处好心人为流浪狗搭建的简易狗窝,但是当我们再次来到这里时,却没有流浪狗的踪影。现场只留下8个简易狗窝,还有几个饭盆,里面盛着剩饭和水。

现在的杨青特别渴望能得到社会爱心团体和人士的支持与帮助,让这些流浪狗有一个真正的“家”。

执法队伍留下一部分人在狗窝附近蹲守,另外一部分继续向山上走去。路上,发现了几只扎堆儿的流浪狗。几番试探,一只可爱的白色小狗钻进了执法人员的网兜内。

远处一位抱着小狗的女士见状赶了过来,她声称网兜内的白色小狗是她的宠物狗,养狗证已经办理,出门时未带出来。她想着带狗狗上山遛弯儿,也就没有牵狗绳。执法人员将小狗归还女士,她说:“我听说了要捕捉流浪狗,这山上流浪狗也确实多,你们应该抓一些,山下面也有很多流浪狗。”

三言两语间,周围的流浪狗已经四散跑开了。从找到流浪狗到流浪狗跑没影了,整个过程20分钟,第一次抓狗以失败告终。执法人员只好继续巡查。

2 一网没兜住流浪狗跑了

随后,在盘山公路上,一只黄色的流浪狗进入大家的视线。我们暂且叫它大黄。这条流浪狗打着一副生人勿近的冷面孔,远远地看到生人靠前,都会主动远离一下。见执法人员围拢靠近,大黄先是警惕地观察,随后乘人不备,一个箭步冲出了包围圈,扬长而去,留下一个潇洒的背影和一身大汗的执法人员。

在接下来的半个小时内,执法人员再次发现流浪狗的踪迹,只可惜它们警惕性很高,远远地就躲在的新修的木质栈道底下,任执法人员有一身本领也施展不出来。

这种情况在流浪狗整治期间频频发生。执法人员不是专业的捉捕人员,工具也受限,加上山坡路陡,大家一路过来,早已汗湿了脊背。

上午11时,执法人员继续沿着盘山公路巡查流浪狗的踪迹,并跟踪一只小黄狗进了一处院子,我们暂且称呼它为小黄吧。

走进院子让众人啼笑皆非,小黄竟然闯进了伏龙坪执法中队的院内,这下可是进了重重包围圈。执法人员先拿着火腿肠靠近小黄,试图“收买”它。但是遭到了小黄的无视。找准时机,小黄想要开溜,结果被执法人员一个猛扑,逮个正着。

本文由大发快三开奖结果发布于社会,转载请注明出处:他艰难支撑流浪狗之家 谁能帮帮他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