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阶梯流量定价”的困局与自省

为响应政府和消费者降价提速的呼声,中国移动日前抛出了流量业务阶梯定价资费方案并计划在部分省市先行试行。但资费调整计划一经放出之后,却引来了部分媒体和消费者喝倒彩之声,甚至部分媒体将这份价格调整计划称为价格欺诈、数字游戏、价格歧视。为何这样一套资费方案会导致中国移动里外不是人的局面?

所谓“阶梯定价”,价格既可能“拾级而上”,也可能“拾级而下”。前者大多发生在关乎社会公共民生的领域中,比如水电气价格就是属于典型的“拾级而上”;后者则大多存在于现代商业领域,比如超市中“第二件半价”的折扣促销,就是典型的“拾级而下”。

无端指责与合理诉求

具体到中国移动推出的阶梯定价,从其方案内容来看,当属“拾级而下”,有着显而易见的商业逻辑——以所谓的“越便宜”来刺激用户更多消费。当然,作为电信运营商,有商业逐利冲动无可厚非,但在“提速降费”的大背景下,这一流量阶梯定价,多少有些让人怀疑移动公司的改革诚意。

中国移动这份资费方案的推出,确实是根据现有用户的流量使用情况和资费结构,经过一定测算之后推出的,本意是想取得双赢,即高消费额的客户可以享受更低的优惠,运营商自身也可以通过阶梯定价来减缓资费下降对自身造成的收入和利润冲击,这是符合市场规律的举措。毕竟在国际和其他行业中不乏这种定价策略的案例。另外,虽然降价提速的呼声甚高,但国资委并没有明确调减运营商上缴利润的要求,所以薄利多销既符合总理的提法、也是运营商完成指标的重要手段。

那么,是不是“拾级而上”的阶梯定价,就没问题了呢?事实上,电信市场资源,本就与水电气资源有着完全不同的市场属性。如果说阶梯定价就可以实现自上而下的“降费”诉求,这显然不切实际。

遗憾的是,部分媒体和消费者并没有充分考虑现实而是习惯性地对运营商进行指责,而且许多指责并不符合逻辑或事实。特别是当无端指责的声音盖过消费者的合理诉求时,事情反而变味了,并出现以下认识上的误区。

准确来说,电信运营商长期备受诟病的关键,并不在于采用了什么样的定价方式,而是电信服务市场中长期存在权利不对等和信息不透明。抛开电信服务应有的社会公益性,从其与民众的实际关联看,电信服务首先是一种建立在市场契约基础上的消费关系。而此前总理所批评的“宽带不宽、费用较高、流量费较贵”,所直指的,正是电信运营商在市场供给中的霸道,甚至是不合理剥夺。

首先是明降暗升。按照此次调整的方案来看,价格体系是明显低于现行套餐的,任何人只要加以对比就可以看出,也不存在隐性扣费等问题。而且,各地运营商分支机构为了推动业务发展还会辅以阶段性的营销政策,实际执行资费还会更低。

于此而言,电信运营商无论是基于市场逻辑的自觉,还是在行政力量主导下革新,它所遵循的逻辑,其实只是电信服务市场一次角色的厘清,让作为生产者的电信运营商恪守市场规则,在公开、平等中实现消费者权益的回归。它应体现在“看得见”的消费者权利细节中,比如看得见的网速、看得懂的账目以及真实、足够的话语权。由此,再来打量中国移动推出的阶梯定价,不仅偏离了消费者的“降费”诉求,而且是在商业逐利中越走越远了。总理之言仍然在耳,消费者诉求念兹在兹,运营商如此举动,更像是一次任性。

其次是引诱消费。阶梯定价的趋势是用得越多越便宜,因此有人认为这是在引诱消费者多消费、消费者多消费就会让运营商多赚钱。这种逻辑显然是拍脑袋的想法:首先,消费者的消费习惯并不会因为资费调整或网络升级而在短时间内产生根本性的改变,就好像所谓房子归移动的闹剧,至今4G业务运作顺畅、广受欢迎,但中国移动也并没因此变成房地产商。再者,多消费就应当承担更多的费用是基本的经济原理,同时也是限制少部分客户恶意消费刷流量的有效手段。因此,薄利多销已经是消费者的合理诉求,并无不当之处。

一个更值得关注的问题是,“提速降费”大趋势下,电信运营商可谓动作频频,变总比不变好,但从此前降价方案被抱怨没诚意,到此次任性的流量阶梯定价来看,要重建电信消费秩序,关键之举依然在于打破垄断格局,逐渐放低放开资本进入门槛,在电信服务市场引入充分的竞争,让市场在电信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作用。如此,才能真正实现消费者权益的回归,让提速降费不再只是“看上去很美”。

本文由大发快三开奖结果发布于游戏,转载请注明出处:“阶梯流量定价”的困局与自省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