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宇航员在太空中凝望地球,他们感受到了什么

按:中国著名科学家、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前校长朱清时曾说:“当科学家千辛万苦爬到山顶时,佛学大师已经在此等候多时了”!本人近几年收集整理了一些科学解释佛学的一些资料,准备以后在节假日以“大开眼界”系列文章发出,供大家学习参考,以打开投资的眼界和心量。

1961年4月,尤里·加加林(Yuri Gagarin)进入太空,成为第一个绕地球轨道飞行的人,他身上背负的,是人类几百年来的希望与梦想。

今天发出第八篇:当宇航员在太空中凝望地球,他们感受到了什么?我们身在地球,感觉地球很大;当我们在太阳系中,看到地球就是一个小球;当我们在银河系中,看到地球就是一粒微尘;当我们跳出银河系,根本就看不到地球了。这就是佛学的小而无内、大而无外的法理,所谓的大、小都是我们人为的错觉,所谓的内、外,高、低,上、下,对、错等一切二元对立的世界其实都是我们看到的假象。当宇航员在太空中看到地球只是一个小小的圆球的时候,真正体会到了地球上的人类、动物、植物等一切都是一体的,是无二无别的。同样,如果我们能从宇航员的角度看股市,站在太空或月球上看股市,你将会有什么样的心量和格局?!

长久以来,梦想家们都努力想象着天空之上的浩瀚宇宙,它那令人难以置信的规模,以及新疆界带来的诱人前景。

图片 1

但对重返地面的加加林来说,让他最感动的似乎不是地球之外的浩瀚宇宙,而是他在宇宙中看到的地球。

                                               当宇航员在太空中凝望地球,他们感受到了什么?

“坐在飞船里绕地球飞行时,我们这颗星球的美丽让我惊叹不已,”他在这场历史性的飞行结束后说,“全世界人民,请保护、增进这种美丽,不要将它毁灭。”

1961年4月,尤里·加加林(Yuri Gagarin)进入太空,成为第一个绕地球轨道飞行的人,他身上背负的,是人类几百年来的希望与梦想。

孤立起来看,加加林之所以称颂震撼人心的地球之美,也许是出于他热情洋溢的个性。

长久以来,梦想家们都努力想象着天空之上的浩瀚宇宙,它那令人难以置信的规模,以及新疆界带来的诱人前景。

然而在他之后的几十年中,又有数百位宇航员追随其脚步进入太空,并回来讲述自己的太空之旅。

但对重返地面的加加林来说,让他最感动的似乎不是地球之外的浩瀚宇宙,而是他在宇宙中看到的地球。

渐渐地,一种规律开始显现。

“坐在飞船里绕地球飞行时,我们这颗星球的美丽让我惊叹不已,”他在这场历史性的飞行结束后说,“全世界人民,请保护、增进这种美丽,不要将它毁灭。”

虽然国籍、性别或世界观各异,但宇航员们普遍反映,在从太空远眺地球时,他们都体会到了意识和情感上的深刻震撼。

孤立起来看,加加林之所以称颂震撼人心的地球之美,也许是出于他热情洋溢的个性。

图片 2

然而在他之后的几十年中,又有数百位宇航员追随其脚步进入太空,并回来讲述自己的太空之旅。

这种现象被称为“总观效应”。

渐渐地,一种规律开始显现。

作家兼太空哲学家弗兰克·怀特(Frank White)在1987年创造了这个词语。

虽然国籍、性别或世界观各异,但宇航员们普遍反映,在从太空远眺地球时,他们都体会到了意识和情感上的深刻震撼。

按照怀特在《总观效应:太空探索和人类进化》(The Overview Effect: Space Exploration and Human Evolution)一书中的定义,总观效应是因为“亲眼在太空中看到地球”而产生的“认知转变”。

这种现象被称为“总观效应”。

“我的假设是,身在太空时,你将以亲身体验的方式看到并领会到人类几千年来努力想理解的东西,”怀特在接受电话采访时说。

作家兼太空哲学家弗兰克·怀特(Frank White)在1987年创造了这个词语。

“也就是说地球是一个整体,上面的一切都相互联系,我们都是它的一部分。”

按照怀特在《总观效应:太空探索和人类进化》(The Overview Effect: Space Exploration and Human Evolution)一书中的定义,总观效应是因为“亲眼在太空中看到地球”而产生的“认知转变”。

怀特从未去太空体会过第一手的总观效应,但他采访过很多宇航员,询问他们的回忆和感触。有一点在他们的叙述中反复地出现,那就是从远处观察地球所带来的原始震撼力。

“我的假设是,身在太空时,你将以亲身体验的方式看到并领会到人类几千年来努力想理解的东西,”怀特在接受电话采访时说。

“我也看过很多从太空拍摄的地球照片,可能不比任何人少,所以我很清楚自己会看到什么。” 《总观效应》援引美国宇航员唐·林(Don L. Lind)的话说。

“也就是说地球是一个整体,上面的一切都相互联系,我们都是它的一部分。”

“对于智识上的准备,我已经做得面面俱到,但对情感上的冲击力,我却毫无防备,以至于看到那副景象时,我竟感动落泪。”

怀特从未去太空体会过第一手的总观效应,但他采访过很多宇航员,询问他们的回忆和感触。有一点在他们的叙述中反复地出现,那就是从远处观察地球所带来的原始震撼力。

“那颗美丽、温暖的星球宛如生物,看着如此脆弱,如此精致,仿佛用手指轻轻一碰,它就会分崩离析一样。”阿波罗15号宇航员詹姆斯·欧文(James Irwin)在写于1973年的自传《统治黑夜》中写道,“看到此情此景的人无不受到洗礼,无不对上帝的爱与创造满怀敬意。”

“我也看过很多从太空拍摄的地球照片,可能不比任何人少,所以我很清楚自己会看到什么。” 《总观效应》援引美国宇航员唐·林(Don L. Lind)

“一切都相互联系,相互依存,”美国宇航员桑德拉·马格纳斯(Sandra Magnus)在接受怀特采访时说,“透过舷窗看去,大气层是那么的薄,我不禁想,我们竟生活在这样一个脆弱的生命之球上。在走出地球之前,你很难有此切身体会。”

的话说。

图片 3

“对于智识上的准备,我已经做得面面俱到,但对情感上的冲击力,我却毫无防备,以至于看到那副景象时,我竟感动落泪。”

油画《加加林的早餐》

“那颗美丽、温暖的星球宛如生物,看着如此脆弱,如此精致,仿佛用手指轻轻一碰,它就会分崩离析一样。”阿波罗15号宇航员詹姆斯·欧文(James Irwin)

俄罗斯宇航员鲍里斯·沃利诺夫(Boris Volynov)描述说,这一经历重塑了他的身心,使他“充满了生趣,变得更加温柔、和蔼、有耐心。”

在写于1973年的自传《统治黑夜》中写道,“看到此情此景的人无不受到洗礼,无不对上帝的爱与创造满怀敬意。”

“让我刻骨铭心的,是一种我从未见过的蓝,”美国宇航员特里·威尔茨(Terry Virts)在今年接受采访时说。“亲眼目睹地球所带来的,是一种强烈的情感体验。回望自己居住的星球,这种机会绝不常有。”

“一切都相互联系,相互依存,”美国宇航员桑德拉·马格纳斯(Sandra Magnus)在接受怀特采访时说,“透过舷窗看去,大气层是那么的薄,我不禁想,我们竟生活在这样一个脆弱的生命之球上。在走出地球之前,你很难有此切身体会。”

“当我立足月球,第一次回头看地球的时候,我哭了,”阿波罗14号指挥官阿兰·谢泼德(Alan Shepard)在1988年的一次访谈中说。谢泼德也是第一个访问太空的美国人。

俄罗斯宇航员鲍里斯·沃利诺夫(Boris Volynov)

与谢泼德同行的机组成员、阿波罗14号登月舱飞行员埃德加·米切尔(Edgar Mitchell)也深有体会。“那一刻,你变了。”米切尔说道。

描述说,这一经历重塑了他的身心,使他“充满了生趣,变得更加温柔、和蔼、有耐心。”

图片 4从国际太空站上看到的地球" style="width:60%;margin:1rem auto">

“让我刻骨铭心的,是一种我从未见过的蓝,”美国宇航员特里·威尔茨(Terry Virts)

{"type":1,"value":"这种发自肺腑的“变”不仅仅是一种视角的转变。越来越多的思想家认为,总观效应预示着人类进化中的下一个“巨大飞跃”。

在今年接受采访时说。“亲眼目睹地球所带来的,是一种强烈的情感体验。回望自己居住的星球,这种机会绝不常有。”

随着太空遥望地球的画面逐步渗透到我们的文化意识当中,人们将逐渐明白,地球就像是一艘宇宙飞船,它承载的资源是有限的,船员们必须负责任地航行。

“当我立足月球,第一次回头看地球的时候,我哭了,”阿波罗14号指挥官阿兰·谢泼德(Alan Shepard)

随着这种宇宙意识的日渐丰满,我们越来越清楚,人类要长期生存下去,免不了要离开地球,作家沃伦·埃利斯(Warren Ellis)就曾直言不讳地说,在管理一个物种的过程中,“把所有繁殖对放在同一个地方”是一种极为短视的做法。

在1988年的一次访谈中说。谢泼德也是第一个访问太空的美国人。

在久远的将来,地球上的智人也许会分化出多个不同的分支,散居太阳系各处,甚至跑到太阳系以外。

与谢泼德同行的机组成员、阿波罗14号登月舱飞行员埃德加·米切尔(Edgar Mitchell)也深有体会。“那一刻,你变了。”米切尔说道。

怀特将这些想象中的人类后裔称为“太空智人”,书中对此的定义是“一种截然不同的人类……高度适应太空生存条件,但不适应行星表面的生存条件”。

这种发自肺腑的“变”不仅仅是一种视角的转变。越来越多的思想家认为,总观效应预示着人类进化中的下一个“巨大飞跃”。

对于这种遗传和文化形态的潜在后果,一些科幻作者已经在尝试探讨,值得一提的作品是科幻小说《无垠的太空》(The Expanse)系列。

随着太空遥望地球的画面逐步渗透到我们的文化意识当中,人们将逐渐明白,地球就像是一艘宇宙飞船,它承载的资源是有限的,船员们必须负责任地航行。

这一前景激动人心,但也令人生畏。不过,回想人类的扩张史,以及我们对极端条件的强大适应能力,这样的想象并非牵强。

随着这种宇宙意识的日渐丰满,我们越来越清楚,人类要长期生存下去,免不了要离开地球,作家沃伦·埃利斯(Warren Ellis)就曾直言不讳地说,在管理一个物种的过程中,“把所有繁殖对放在同一个地方”是一种极为短视的做法。

因此,我们不妨大胆猜想一下,人类最好能以怎样的形态,出现在这条进化鸿沟的彼岸。

在久远的将来,地球上的智人也许会分化出多个不同的分支,散居太阳系各处,甚至跑到太阳系以外。

“总观效应已经成为地球上的团结符号,”怀特说,“但我担心,在向太阳系各处迁移的过程中,如果我们不反躬自省,采纳一种新哲学、新隐喻或新体系来指导太空探索,我们就可能失去这种团结性。”

怀特将这些想象中的人类后裔称为“太空智人”,书中对此的定义是“一种截然不同的人类……高度适应太空生存条件,但不适应行星表面的生存条件”。

人类往往都是没考虑清楚后果、不就共同目标达成一致,就贸然踏上探险之旅,纵观上下几千年,在每一片大陆上,我们都将同样的错误重复了一遍又一遍。

对于这种遗传和文化形态的潜在后果,一些科幻作者已经在尝试探讨,值得一提的作品是科幻小说《无垠的太空》(The Expanse)系列。

不少太空飞行倡导者认为,总观效应是这类自毁行为的强效解毒剂,因为它暴露了我们在宇宙中的脆弱地位,激发了我们对这个星球及其居民的极大尊重。

这一前景激动人心,但也令人生畏。不过,回想人类的扩张史,以及我们对极端条件的强大适应能力,这样的想象并非牵强。

要让人类免于灭绝,走上自我拯救之路,并踏上星际征途,总观效应也许是最大的驱动力。

因此,我们不妨大胆猜想一下,人类最好能以怎样的形态,出现在这条进化鸿沟的彼岸。

若真是如此,我们就要让尽可能多的人都亲身体验到总观效应,经历这一范式转变。

“总观效应已经成为地球上的团结符号,”怀特说,“但我担心,在向太阳系各处迁移的过程中,如果我们不反躬自省,采纳一种新哲学、新隐喻或新体系来指导太空探索,我们就可能失去这种团结性。”

但考虑到人类航天飞行的成本,这样的期望是否合理?如果这样做终究不太现实,我们可否通过其他方式来普及这种体验,比如借助虚拟现实?

人类往往都是没考虑清楚后果、不就共同目标达成一致,就贸然踏上探险之旅,纵观上下几千年,在每一片大陆上,我们都将同样的错误重复了一遍又一遍。

也许最重要的问题是,总观效应普及以后,人类在地球内外的行为能否发生切实的改变?凝视地球这么简单的一件事,真的是保护地球乃至升华地球的关键吗?

不少太空飞行倡导者认为,总观效应是这类自毁行为的强效解毒剂,因为它暴露了我们在宇宙中的脆弱地位,激发了我们对这个星球及其居民的极大尊重。

宽泛地讲,太空旅行者普遍反映,他们体验到了升华感、欣快感、精神觉醒,并且对自己和地球及其居民的一体性,产生了一种顿悟式的体会。

要让人类免于灭绝,走上自我拯救之路,并踏上星际征途,总观效应也许是最大的驱动力。

要将总观效应带到地面上,研究人员先得了解这一过程涉及的心理和神经作用。

若真是如此,我们就要让尽可能多的人都亲身体验到总观效应,经历这一范式转变。

幸运的是,宇航员们之所以被地球之美所倾倒,其中涉及到很多反复出现的因素。

但考虑到人类航天飞行的成本,这样的期望是否合理?如果这样做终究不太现实,我们可否通过其他方式来普及这种体验,比如借助虚拟现实(VR)?

宽泛地讲,太空旅行者普遍反映,他们体验到了升华感、欣快感、精神觉醒,并且对自己和地球及其居民的一体性,产生了一种顿悟式的体会。

也许最重要的问题是,总观效应普及以后,人类在地球内外的行为能否发生切实的改变?凝视地球这么简单的一件事,真的是保护地球乃至升华地球的关键吗?

至于原因,不少人提到,地球所呈现出来的丰富色彩令人迷醉,另外,看惯了地图再看地球,你会明显意识到,人为划定的国界线消失了。

宽泛地讲,太空旅行者普遍反映,他们体验到了升华感、欣快感、精神觉醒,并且对自己和地球及其居民的一体性,产生了一种顿悟式的体会。

总观效应对宇航员的改变可能是永久性的,回到地球之后,他们的习惯与观念都就此改变。

要将总观效应带到地面上,研究人员先得了解这一过程涉及的心理和神经作用。

图片 5

幸运的是,宇航员们之所以被地球之美所倾倒,其中涉及到很多反复出现的因素。

阿波罗17号拍摄的传奇照片《蓝色弹珠》

宽泛地讲,太空旅行者普遍反映,他们体验到了升华感、欣快感、精神觉醒,并且对自己和地球及其居民的一体性,产生了一种顿悟式的体会。

2012年,阿波罗17号拍摄的传奇照片《蓝色弹珠》照片公开发布,与之同时面世的还有短片《总观》,更加详细记述了这些经历。

至于原因,不少人提到,地球所呈现出来的丰富色彩令人迷醉,另外,看惯了地图再看地球,你会明显意识到,人为划定的国界线消失了。

联盟14号宇航员尤里·阿尔土金(Yury Artyukhin)说:“一体感不仅仅是一种观念。同时,你还产生了一种强烈的同情心,一种对地球状况及人类影响的关切。”

总观效应对宇航员的改变可能是永久性的,回到地球之后,他们的习惯与观念都就此改变。

在宾夕法尼亚大学积极心理中心(Positive Psychology Center)研究自我超验的研究员大卫·亚登(David Yaden)认为,这些总观效应带来的心理改变与敬畏感有关。

2012年,阿波罗17号拍摄的传奇照片《蓝色弹珠》照片公开发布,与之同时面世的还有短片《总观》,更加详细记述了这些经历。

在发表于《意识心理学:理论、研究与实践》Psychology of Consciousness: Theory, Research, and Practice)期刊的一篇论文中,亚登表示,这种效应与两种触发敬畏的事物有关:知觉上的广阔和概念上的广阔。

联盟14号宇航员尤里·阿尔土金(Yury Artyukhin)

“知觉上的广阔就好比看到科罗拉多大峡谷,而概念上的广阔来自对宏大主题(如物种进化和无限性等)的思索,”亚登说,“我们认为,总观效应之所以能触发敬畏感,跟知觉上的广阔与观念上的广阔都有关系。”

说:“一体感不仅仅是一种观念。同时,你还产生了一种强烈的同情心,一种对地球状况及人类影响的关切。”

这种情感上的双重冲击形成了一种积极的体验。“和宇宙中其他事物相比,你的生活和顾虑是那么渺小”,天空实验室4号宇航员爱德华·吉布森(Edward Gibson)说,这一思绪“能让你获得内心的安宁。”

在宾夕法尼亚大学积极心理中心(Positive Psychology Center)研究自我超验的研究员大卫·亚登(David Yaden)认为,这些总观效应带来的心理改变与敬畏感有关。

有时,宇航员在目睹地球时,也会感到悲伤、焦虑或担忧,但这些情绪也让人更能感受到地球的美丽与珍贵,更希望它能够长存。

在最近发表于《意识心理学:理论、研究与实践》Psychology of Consciousness: Theory, Research, and Practice)期刊的一篇论文中,亚登表示,这种效应与两种触发敬畏的事物有关:知觉上的广阔和概念上的广阔。

我们认为,总观效应之所以能触发敬畏感,跟知觉上的广阔和观念上的广阔都有关系。

“知觉上的广阔就好比看到科罗拉多大峡谷,而概念上的广阔来自对宏大主题(如物种进化和无限性等)的思索,”亚登说,“我们认为,总观效应之所以能触发敬畏感,跟知觉上的广阔与观念上的广阔都有关系。”

亚登认为,随着人类进一步向太空深处迈进,总观效应的积极影响应该有益于宇航员的身心。

这种情感上的双重冲击形成了一种积极的体验。“和宇宙中其他事物相比,你的生活和顾虑是那么渺小”,天空实验室4号(Skylab4)宇航员爱德华·吉布森(Edward Gibson)

他还想通过沉浸技术,将这种体验模拟出来,让地球上的人类也能获得启示。

说,这一思绪“能让你获得内心的安宁。”

“在针对总观效应的第一批研究中,我们将用到已有的VR平台,并跟太空旅游公司、虚拟现实软件开发者乃至天文馆合作,尽可能丰富地再现总观语境,更好地唤起并衡量这种敬畏体验。”他说。

有时,宇航员在目睹地球时,也会感到悲伤、焦虑或担忧,但这些情绪也让人更能感受到地球的美丽与珍贵,更希望它能够长存。

创业者们也试图将模拟版的总观效应传递给全球受众。

我们认为,总观效应之所以能触发敬畏感,跟知觉上的广阔和观念上的广阔都有关系。

初创企业SpaceVR的目标,就是将VR摄像机送入太空。它的旗舰机型就叫“总观1号”。

亚登认为,随着人类进一步向太空深处迈进,总观效应的积极影响应该有益于宇航员的身心。

“自尤里·加加林至今,已经有549人从太空目睹过地球,”SpaceVR首席技术官艾萨克·德索萨(Isaac DeSouza)说,“可只有549人经历过,那还只是件稀罕事。如果有一百万人经历过,那就是一场运动。十亿人经历过,我们就能彻底改变全人类对地球的看法。”

他还想通过沉浸技术,将这种体验模拟出来,让地球上的人类也能获得启示。

宇航员也渴望推广太空视角下的地球形象。国际空间站的宇航员摄拍摄了几十个小时的高清晰度数字画面。

“在针对总观效应的第一批研究中,我们将用到已有的VR平台,并跟太空旅游公司、虚拟现实软件开发者乃至天文馆合作,尽可能丰富地再现总观语境,更好地唤起并衡量这种敬畏体验。”他说。

2016年4月,这些录像被制作成了名为《美丽星球》(A Beautiful Planet)的巨幕电影。

创业者们也试图将模拟版的总观效应传递给全球受众。

图片 6纪录片《美丽星球》片段" style="width:60%;margin:1rem auto">

本文由大发快三开奖结果发布于政治,转载请注明出处:当宇航员在太空中凝望地球,他们感受到了什么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