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天心:真的勇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

01、朱天心的强悍使她更像一个勇士,有直面惨淡人生的勇气

图片 1

朱天心,祖籍山东临朐。1958年出生于台湾高雄县凤山市。父亲朱西宁是随国民党来台的军人,也是出色的小说家。母亲刘慕沙是苗栗客家人,日本文学翻译家。姐姐朱天文是著名作家,也是导演侯孝贤的“御用编剧”。

这是我们奔向真自由的第二节课,这次的主题是-勇气!

作家阿城谈起朱家:“一门两代三人都是好作家,这在世界上是少见的……我有时在朱家坐着,看着他们老少男女,真是目瞪口呆。如果以为朱家有一股子傲气(他们实在有傲气的本钱),就错了,朴素、幽默、随意、正直,是这一家子的迷人所在。”

在这之前,先说说什么是真自由,这次的课程算是第一次对真自由有了一定了解: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你不想干什么就不干什么!

朱天心高中就读于台北升学率最高的北一女,后考入台湾大学历史系。大学期间,她跟友人合办三三集刊。毕业之后,专事写作。

what!这是什么鬼!有什么难的吗?请继续往下看:

因不满于被政治人物带节奏,以及本着为弱势群体发声的初心,朱天心曾投身政治,着力于社会建设。

首先我们来讲讲情绪,为什么说好的提升自己,却讲什么情绪呢!因为情绪会限制我们解决问题的能力!

作家阿城评价朱天心:“是阳气的。阳气之难,难在纯阳。朱天心眼里有揉不得沙子的气质,这造成她一种强悍的敏感。敏感并非是阴柔的,所以朱天心的强悍类似玉石。”

图片 2

朱天心的强悍使她更像一个勇士,有直面惨淡人生的勇气。对待写作,坚持初衷,无欲则刚。对不平之事,大声疾呼,对黑暗现状,奋笔疾书。

你有没有发现当你生气的时候,你就没有力量考虑如何解决问题了。因为人的力量是有限的,而情绪会占用你大量的能量。在课程里列举了四种消耗能量的情绪:

这是作家的良知,也是一个人的责任感。

厌烦:你会看到谁不顺眼?

挫败:努力却没有被领导否认!

焦虑:明明知道一件事特别重要,但是总是拖个不停。

苦恼:越是亲密的人越吵架

02、创作的自由里,一定包含着不写的自由

想想你遇到这些情绪的时候,你是怎么样表现的呢?想想每当被情绪困住的时候,感性的你,理性的你想的是什么呢?

1977年,19岁的朱天心出版了《击壤歌——北一女三年记》,讲述了一群17岁高中生的生活。

因为情绪会限制你的能力发挥,情绪会让你成为玻璃人,而无法解决问题!

这样一部青春洋溢的小说让朱天心一举成名,出版头五年在台湾销量便达到二三十万册,后多次再版。用她自己的话说,这部小说“卖得像印钞机”。

这就是情绪的裹胁作用

出版社看到了青春小说的巨大市场,鼓动朱天心继续写作此类题材的小说。但是朱天心对于重复自己毫无兴趣。

当所有的能量被小我支配,没有最够的能量启动理想,让理性处理,与小我对话。当你放任情绪越是表达,你就越看不清问题。

她说:“我宁愿冒写不出作品的险,也不愿去写那人人都会写、或前人已写过的重复(因此不免平庸)的作品。”

因为小我的趋利避害的特性,所以你会感到越痛苦,小我越宣泄情绪,导致你能量不够,更不能解决问题。

《击壤歌》出版后,读者的来信像雪片一样飞来,但是朱天心一般都不看、不拆、不回。她的好友杨照说:“她是我认识的作家中最铁石心肠的。”

记住:困住你的不是问题,而且你的情绪!

正如之前的学习,问题是成长的基石和契机,所以一定要坚信这一点。当觉察到情绪时,你便会感到兴奋激动,因为情绪是一个触发器,情绪是发现问题的钥匙。

对于朱天心来说,她也很难想象现在的作者在网络上跟读者互动,就像一个称职的厨师一样,问问做这个菜好不好,并把对方喜欢的元素都放进去,把读者伺候好。

朱天心在写作的时候,尽可能地背向读者,不愿意知道他们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也就不会让自己的创作产生波动。

图片 3

她要做一个坚持主见、并有创见的厨师,从食材开始就自己上山下海地去找寻,寻找自己喜欢的材料,在厨房里做各种研发。

那么情绪来自哪里呢?情绪的本质是什么呢?

从十几岁执笔写作,至今四十多年,朱天心一直是这样的节奏,想写才写,完全不需要响应任何市场、评论或读者。她说:“我很珍惜我的写作题材能否达到初衷,我会为自己争取这样一个空间。”

文章的标题已经回到了这个问题:情绪的来源是期待与现实的偏差!!!

朱天心从小看着父亲写作,什么都不为就那样一直写,给她的印象就是创作是不用去市场换回任何一碗饭、一文钱的。这是一种非常强烈的对待创作的身体力行,日复一日,因而才敢于选择这样一条路。

举一个大家都有过的经历:在上学时期,总会有几个老师喜欢拖堂,这个时候你就会产生不耐烦,急躁。为什么呢?因为你期待的是早点放学去吃饭,而现实却是老师的一拖再拖!

几十年来,朱天心一直把生活过得跟大学毕业时差不多。

那如何处理情绪呢?

他们一家三口没有自己的房屋,住在父母家的三楼,只有四五十平,女儿每天晚上都要打地铺。朱天心和身为文学评论家、自由写作者的先生唐诺,没有自己的书桌,每天到咖啡馆里写作,多年来,光他们亲眼见证倒闭的咖啡馆就有好几家。

每当被情绪所困的时候,你就问问自己到底想要什么?(期待)问问自己你面临的现状到底是什么?(现实) 

“我尽量让自己过着比较简单的物质生活,来换取不必写作的自由,我想说的是我并非因为懒惰所以写得少,我还是希望作家能够真实认真地去面对种种困惑,不被外界的力量所迷惑,而是按着自己的节奏面对自己的写作。”

所以解决情绪的方法就是缩小期待与现实的偏差!可是期待是由小我控制的,比较难控制。那么我们就可以选择改变现实,让你的能力回来。直面现实,从而改变未来!

很多作家都会在写作当中遇到瓶颈或难关,也许是人生的也许是写作技术上的,可能三五年都写不出东西来。这时出版社在催逼,文学奖在招手,读者在期待,只好回过头去写熟悉的东西,硬着头皮炒冷饭,重复自己。

让现在成就你的未来!

每个有过写作经验的人都知道,自由对于写作或思索的人是多么重要,身为创作者,一定要勇敢地直面创作中的困境,抵御外界的喧嚣。创作的自由里,一定包含着不写的自由。


03、用手中的笔将外省人丧失的话语权夺回来

那什么是现实呢?什么才是真正的自由?

朱天心的父亲是1949年跟随国民党到台湾的“外省人”。在台湾,本省人和外省人尽管生活方式有差异,但这种差异不像美国当年的种族问题一样壁垒分明,他们可以正常地交友、结婚、生活。

朱天心从小生活在眷村,那是国民党政府为迁徙至台湾的军人及其眷属兴建的房舍。眷村一般建在市郊边缘,居住的都是外省人的底层,生活非常艰苦。

图片 4

最初不准许军人在当地结婚,因为随时准备回去,结婚就会有牵扯。韩战之后允许结婚,老兵们年纪都大了,薪水微薄,只能娶到穷人、残疾或者山里的原住民、东南亚新娘。

当你直面现实,尊重现实的问题,信念对了,期待和现实之间没有太大的差距,你的能量不会投入到情绪上,而是投入到行动上。

穷人跟穷人结合的结果通常是永世不得翻身。你可能看到一个五六十岁的外省老兵,在眷村含饴弄孙,其实那是他的儿子。

因为情绪的裹胁作用,会让你的能量无法发挥出来!当你直面现实,你便会发现很多问题其实就是纸老虎!

从眷村出来的孩子一般只有两种出路,要么凭自己的实力读书读出个名堂来,要么就是跑差,比如像邓丽君一样当歌星。

可是直面问题确实很痛苦,但是现在的痛苦是小我的痛苦,理性的自我会在未来感到快乐!

可就是这样一群人,在台湾政坛变动的时候,被看作是国民党的帮凶,既得利益者。

李登辉主政后不断操弄族群议题,企图以族群为工具打击政敌,解决党内纷争。后来这种操弄逐渐弥漫到了社会上,将那些当初跟着国民党一起来的外省人,打压成加害者、有权势的既得利益者,要求他们把得到的一切还回去。

图片 5

朱天心年少时所受的教育一直是忠党爱国,因为政治变动,忽然变成了一场笑话,甚至是污点,让她感到很不平,也产生了很大的困惑。

但是痛苦不代表屈服,而是向痛苦宣战!别看我们现在并不强大,没有办法瞬间战胜,但是只要向痛苦宣战!最终的结果便不会让你后悔!

鲁迅先生的名言:真的勇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

为什么外省人从没有占过任何身份的便宜,却被本省人那么痛恨?还打着民主的旗号,民主怎么会是这样激烈残暴的方式,民主不是应该更宽容、更多元吗?怎么会是“外省人滚回去”这样的排他?

那什么又是真正的自由呢?在文章的开头便说过:我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我不想干什么就不敢什么!

为了解决这个困惑,朱天心找了很多党外杂志、禁书去看,发现原来台湾人也有很多伤心事,他们的生命史、家族史充满各种各样的苦痛。

图片 6

以前被日本人、后来被外省人压制和剥削。普及国语的时候,那些说了一辈子日语或台语的人,就像失语一样,看不懂电视,听不懂广播,对国民党怎么会感激呢?

易仁永澄老师举了一个非常生动的例子:鸟和羽毛。

本文由大发快三开奖结果发布于政治,转载请注明出处:朱天心:真的勇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