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无问西东》 ——百年清华 无问西东

图片来源: CNN

一条主线串起四个故事,由当代回望、建国初期、抗战时期、新文化运动时期,以清华四代学子们的成长历程,诠释青年的价值与奉献、爱情与诀别。
    影片的结构似中国版的《云图》,在观影的前15分钟里,张果果(张震 饰),很多影迷甚至怀疑看的是不是《无问西东》,而随着影片的推进,随着四个主人公的出现,渐渐的一个整体的故事、一种精神的传承浮出水面。
吴岭澜(陈楚生 饰)在清华建校之处,在五四新文化运动的大背景下,在救亡图存的社会主题下,那时代的迷茫与坚守,在那个转折与变革的年代,最终寻找到真我,将自身价值与国家命运相适应。最终成为了在日军轰炸下,坚吃在西南联任教。
    无疑沈光耀(王力宏 饰)所反应的抗战时期是全片的高潮,在家国沦丧的大背景下,学子们、老师们、教工们,举家搬迁到西南联大,顶着轰炸,在恶劣的条件下传承着科学、文化,救亡图存成为了全民族共同奋斗的目标。在战火纷飞的年代里,因近代积贫积弱的国情下,选择与侵略者鏖战天空、光荣牺牲。而空投实物的晃晃叔叔拯救了许多孩子的生命。 眼尖的影迷自然会看出沈光耀练过武术,练得是咏春。
    陈鹏(黄晓明 饰)一代的清华人,继续秉承民族脊梁的重担,在国家建设的困难时期、在艰难探索的发展过程中,在那个扭曲的时代,寻找到自我并能坚持实属不易。与王敏佳(章子怡 饰)的爱情在历经磨难后展现了真爱的力量。逝者已矣,生者如斯,李想(铁政饰)最终在生命的最后关头拯救了张果果父母的生命。
张果果(张震 饰)在现代的北京生活,职场中的尔虞我诈再普遍不过,经历了纠结于探索后,说出了本片的核心“对不起,我和别人不一样”。
    大学是一个城市的重要标尺,大学是一个国家的智慧脊梁。处在青年时代的孩子们在大学中完成对社会、家国的认知,寻找到本真的自我,展示最美的人生,经历未曾经历过的美好。
片尾才是最后的亮点,片中的配角饰演的都是中国近代家喻户晓大师。梁启超、梁思成、林徽因、沈从文、闻一多、冯友兰、钱穆……汇聚了近代民族的脊梁。
    他们的爱与风华,只问自由,只问盛放,只问深情,只问初心,只问勇敢,无问西东。不论在怎样的年代里,不论外界发生怎样的改变,做好自己、坚持自己、珍惜当下、努力生活,立德立言、无问西东。

中国社会主义运动的目标是建立一个民主平等、没有阶级差别的社会。解放后,中国的革命者们不仅致力于消除经济上的不平等,而且进行了一系列政治运动和教育革命,以防止政治精英和文化精英的产生。在这一时期,中国的阶级关系发生了重要的变化:一方面基于私人财产的阶级等级被消灭了,但另一方面,一个新的红色技术官僚阶级出现了。这一阶级同时拥有政治资本和文化资本,取代了旧的文化精英和经济精英成为了新的统治阶级,并与劳动者之间形成了新的阶级不平等。

那么,为什么社会主义国家消除阶级差别的努力最终失败了?红色技术官僚阶级是如何在中国崛起的?这是《红色工程师的崛起:清华大学与中国技术官僚阶级的崛起》一书要探讨的主要问题。

该书的作者安舟(Joel Andreas)是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教授,也是美国新左派最为活跃的学者之一。从1997到2001年,他在清华一共进行了20个月的调查,收集了近100个深入访谈,也回顾了校史、回忆录等资料。清华大学是中国红色技术官僚的摇篮之一,也是教育革命、大跃进、文革等一系列社会运动的重要地点。因此,对清华大学的研究,有助于我们理解社会主义时期的激进运动和阶级关系的变迁。

文化精英和政治精英的再生产

安舟借鉴了布迪厄的理论框架,分析了“经济资本”(通过占有生产资料动员资源的能力),“文化资本”(通过教育和专业技能动员资源的能力)和“政治资本”(通过党员/官员身份动员资源的能力)在塑造阶级权力中的角色。作者指出,解放后,中国实现了土地和工厂的国有化和集体所有制,从而消解了旧有的占有“经济资本”的剥削阶级(如资本家和地主)。

但是,生产资料的公有化并没有完全消除阶级的不平等。中国的高层领导人敏锐地发现,旧有的文化精英通过占有“文化资本”实现了阶级优势的固化。例如,从1952年到1965年,清华大学的大部分学生都来自知识分子家庭。除了旧有的文化精英的延续外,占有“政治资本”的中国的共产党员也开始逐渐成为一个新的特权阶级。由于政治权力集中在少数党员的手上,工人农民在决策过程中没有发言权,导致官僚化的问题日益严重。因此,旧的文化精英和新的政治精英利用文化资本和政治资本制造了新的阶级不平等现象。

同时,随着“又红又专”政策的推行,旧的文化精英和新的政治精英开始融合。一方面,旧的文化精英开始加入党组织,获得更多的政治资本。安舟的研究显示,在1950至1960年代,大量的文化精英被招募为党员。例如,1965年,党员在清华教师中覆盖率已经达到50.8%;而当年清华的校企工人中,只有15%是党员。此外,政治精英的子女更有机会进入重点高中和大学就读,从而获得文化资本,并实现精英的代际生产。例如,清华附中大部分的学生都是党员和干部的子女。因此,教育和政治系统成为了再生产精英的机制,形成了新的阶级不平等。

教育革命:减少文化资本的不平等

为了消除文化资本分布不均衡的现象,在大跃进时期,中国进行了一系列的教育革命。首先,为了让工人和农民子女获得更多的教育资本,中国建立了普遍的小学和中学教育体系。在1966年之前,只有不到一半的学龄儿童完成小学学业,完成初中和高中学业的比率分别只有15%和3%。到1976年,基本上所有的学龄儿童都读完小学,超过三分之二的青少年读完初中,超过三分之一的人读完高中。基础教育的普及让来自工人和农民家庭的孩子(特别是女孩)有受到教育的机会。

图片来自网络。

在高等教育方面,清华开始采取群众推荐的方式让农民和工人子弟进入大学课堂。其次,清华开始强调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相结合。在大跃进时期,清华师生积极参与了45个县和150个单位的工业项目。此外,清华的师生还开始定期参加体力劳动。从1957年的秋天开始,师生们开始帮学校附近的公社收割庄稼。这一系列的教育革命推动了文化资本向农民和工人子弟流动。比如,从1952年到1964年,入读清华大学的学生中,来自农民和工人家庭的学生比重从14%上升到44%。同时,这些措施也在一定程度上遏制了文化精英脱离群众和生产的情况。

本文由大发快三开奖结果发布于政治,转载请注明出处:致《无问西东》 ——百年清华 无问西东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