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合之众》:他们的善心往往和他们的残忍一

100年,确实可以发生很多事情,人们从生活习惯到语言文化都发生了很大的改变。但这种改变有快有慢,其中越靠近人类本质的特征,越是根深蒂固,难以撼动。

图片 1

这就是为什么出版于1895年,被称为大众心理学开山之作的《乌合之众》,在当今社会同样具有现实意义。

来自时光网

民粹主义”是《乌合之众》所探讨的一个隐含话题,也是最近大家非常关注的。但这个词包罗太多,不好定义。我想,把它作为“精英统治”的另一端来理解,应该没有大错。

这篇文章憋了好久。

这本书出版的时候,正是法国大革命取得胜利的100年前后,那时的人们还懵懂地沉浸在一手推翻封建专制、建立资产阶级共和国的喜悦中,为进一步推动国家民主而不懈努力着。就像众多史评者说的,“这是一场史诗般的革命”,但也跟所有史诗一样,总是鲜花掩盖了罪恶,正义大旗下尽是些嗜血的狂欢。

一是因为很钟爱,很震撼的同时又觉得很美,所以就有点紧张,不知道该怎么写;二是总觉得还没找到好的角度去写。

可怜的作家古斯塔夫▪勒庞 [法]是为数不多的思考者,但在整本书中,他简直就像一个被打雷吓坏了的孩子。他情绪激动,字里行间絮絮叨叨一遍遍重复着这样一个观点:群众的力量简直太可怕了!

但同时又有一个声音在说,越是这样觉得好的,非要拿出来跟人说的东西,就越要注意不要说得太多太满,满即是亏,那就得不偿失。所以,在终于理清思路的现在,就试着用简练的方式来说说这部电影,并且尽量做到不剧透。

其实,《乌合之众》作为一部心理学领域的学术著作,在今天看来多少有失严谨,里面充斥着没有意义的反复与缺乏系统论证的断言;勒庞个人的想法有时也过于偏激,完全把群体描绘成了一个无知、冲动且拥有强大力量的野兽:它善变易怒,随时可以摧毁一切;此外,书中也可以看到一些带有歧视色彩的词句,比如他把妇女、儿童和“野蛮人”称做低等生命等等。但这些并不妨碍《乌合之众》拥有现在的地位和成就。

一、主题

这本书采用的研究方法是描述式的,向人们展现了当个人组成群体后发生的一系列奇妙化学反应。虽然书到最后也没有给这些现象以合理通透的解释,也没有说如何才能避免那些由群体特征酿成的悲剧,但在当时,意识到问题的存在,本身也是一种伟大。

写文之前,研究了一下朴赞郁的作品年表。虽然很久没有看他的电影,但我记得很多年前看《三更》之后,心有余悸,哆哆嗦嗦地去百度导演名字,在韩国故事的部分,写的就是朴赞郁的名字。当时就有一种直觉:这家伙很喜欢这种又阴暗又残忍又美丽的东西。

√ 十分钟读完《乌合之众》

当然,之所以记得,是因为这很特别,我很喜欢。

勒庞认为,能使人信服的不是严谨的推理和逻辑,而是不断的重复与断言。有趣的是,他在自己书中也使用了这一方法。所以,为了让大家不把时间浪费在“洗脑”上面,我把比较主要的观点给大家归纳总结一下,具体细节等有时间再看原著吧~

那部大名鼎鼎的《老男孩》也出自他,足够他在韩国电影史上永远占据一个席位。都是很久之前看过的了,所以只记得和“复仇”、“囚禁”有关,并且崔民植的表演里似乎也透着那么些幽默感,黑色幽默。

声明:以下是勒庞书中的部分观点,至少是我所理解的勒庞的观点,不代表月遥个人意见。

当然,提到朴赞郁,大家都会提他的复仇三部曲,具体的不说,但肯定知道,这些电影全都和“复仇”的主题有关。

1、独立的个人 ≠ 群体中的个人。

私自以为,“复仇”这种东西是将一种“罪”引向另一种“罪”,可以看成罪的转化。这个过程中,势必会有对抗、压抑、痛苦,乃至残忍。而这个对抗,则可以具体表现为禁锢与反禁锢的矛盾,更多的不是体现在形式上,而是在人性上。

个人一旦融入群体,其思想和情感会全部朝着一个方向迈进,自身个性消失殆尽,转而形成一种集体心理(现在称为去个体化)。在群体中,个人的才智和判断力无法发挥作用,所有人都受种族先天特征影响下的群体无意识所支配,群体的无意识行为代替了个体的有意识行为。

我试图找出《小姐》的关键词,结果得到:黑色、禁锢、美丽、残忍这些字眼。单看这些词,就足够“朴赞郁”的了;再细看,则不难看出和之前作品的共通之处。

2、三个臭皮匠≠一个诸葛亮

他似乎很偏爱“囚禁”这个母题,想要去探讨将人性的某个部分压抑到极端会产生什么效果。在他的一系列影片中,你不难找出和“囚禁”相对应的设置,比如《老男孩》中男主被囚禁的房间,《机器人之恋》中的精神病院,《亲切的金子》中的监狱,《小姐》中小姐居住的大房子(实际上就是一座监狱),而与外在的身体层面的“禁锢”相对应的,实际上是主人公精神层面的被压抑。这一切,都成为朴赞郁电影表达的起点,是所有朴式电影中的黑色背景。

当人们聚集成一个群体时,一种降低他们智力水平的机制就会开始发挥作用,这时群体所表达的不过是一个种族无意识的愿望和需要。

之后,才有挣扎、阴谋、复仇、不顾一切地牺牲和毁灭。

群体完成不了高智商的工作,只有个体才能;文明永远是由少数精英创造的,而群众负责在文明衰老颓废后摧毁它,支持精英治国。

特别要说的是,《小姐》中,因为被禁锢,或者说实施复仇的主体是极端美丽的,所以更让这电影的后半段呈现出一种撕裂的美感。

3、群体是个无名氏

二、

当个体处于群体中时,他会感到来自群体的力量巨大且势不可挡,这让他敢于发泄本能的欲望,哪怕是杀人和抢劫。群体是个无名氏,群体中的个人无需为自己的行为负责,这会让人很难像平时那样约束自己。

不太敢说这个词,因为太大。

4、群体内情绪相互传染,易受暗示

所以不如说得具体点:女主真的很美。

在群体中,观念、情感、行为和信念具有像细菌一样的传染性,其程度足以使个体在头脑混乱的情况下为集体利益而牺牲自我。

图片 2

个体长期处于群体中间,有意识人格被无意识人格所取代,这使得人们更容易接受来自他人的建议或指示,尽管这一指示可能与他平日的行为作风相反,一夕之间绅士有可能变成暴徒,贵族议员也可能投票反对自己的特权。

来自时光网

在这种像被催眠一样的状态下,个体对自己的行为缺乏清晰的认识,暗示的力量在群体中碰撞爆发,使得总体力量大大加大,再有定力的个人也无法逆流而上。因此,有时只需要一句话,一个鲜明有煽动性的形象,就足以引发某个群体最血腥的暴行。

是那种我见犹怜又很纯净的美。

5、他们的善心常常和他们的残忍一样极端

据说男人都爱三种女人:处女、母亲和娼妓。小姐的身上混杂着其中的两种特质(具体哪两种读者自行发现),所以,可以揣测一下该人物的魅力。

群体的情感和决策总是容易走向极端,要么过于保守,要么过于激进。在过于激进状态下,也有两种可能性:群体可以英勇无畏,也可以走向犯罪。也就是说,群体可以轻而易举地变成刽子手,也可以简单地慷慨就义。

图片 3

6、只有断言和重复才能使群体信服

来自时光网

群体常常夸大自己的感情,所以想要打动群体,也必须使用一些技巧:信誓旦旦、夸大其词、断言和不断重复。

再一个想说说朴赞郁电影的独特美学。它的美好像总是和残忍联系在一起,有一种趋势:越残忍,就越美丽。

7、群体无远见,极端保守

这种美似乎透着一种“自毁”精神,就好像有的人会以伤害自己而获得快感,我不清楚那是一种怎样的心理机制,但这种“美”的存在本身是认识不到自己的,或者说,这个主体自身是“反美丽”的。把美的东西毁灭掉,得到了一种暴力。我觉得,人性中肯定有一个方面是爱这种暴力的,比如我们会去玩暴力游戏,即使像《植物大战僵尸》这样的可爱游戏里其实也有一种变体的暴力因素。

群体不会预先制定计划,也不会做长远的打算,所以群体的反叛总是即可爆发、即可消退的。当人们厌倦了混乱,就会重新变成无意识的奴隶。一时的革命本能并不妨碍群体的极端保守,群体对变化和进步有着无意识的、根深蒂固的恐惧。(书中也有提到,“群体是变换莫测的”。这两处其实不矛盾:他们怕变却又善变,其中怕变的是普遍信念,善变的是一些昙花一现的衍生观点。)

影片的摄影很美。因为我自己是没有这方面专业知识的,只知道从感官上去欣赏,所以有时候,很难把某种自己觉得很美的影像用很准确的语言表述出来。总觉得,韩国和日本的电影里,都有一种很“精神化”的美,英美片子里的美,更多是来自于对自然风光的摄入,但日韩不同,它的景色里总好像有一种人为的精神性的东西参与其中,因而显得很庄重、雅致。

8、群体从不承认理想与现实的距离

三、叙事结构:反转,再反转

当非理性的力量日益膨胀,庞大的规模和数量让群体觉得自己终将势不可挡,因此对群体中的个人而言,群体是无所不能的。处在群体中的个体极易轻信,总能把事情进行奇妙的曲解,而群体无法区分歪曲后的想象和真实的事件,常常把头脑中产生的影像当做现实,说起什么事情都好像自己亲眼见过了一样。

似乎终于说到正题。

9、群体不允许怀疑和不确定性

如果说电影看完后的第一大印象,无疑是影片连续的反转,让人瞠目结舌。

群体用暗示来影响人们的大脑,而不是给出充分合理的解释。群体的意识带有专横的性质,不允许个体有任何质疑。在公众集会上,哪怕最轻微的反驳都可能招来粗野的叫骂。

我所理解的“反转”,是给人以大大的意外。如果能实现这种效果,就可以算作一个反转。

群体喜欢把事物看做一个整体,看不到中间的过渡状态,要么全盘接受,要么全盘否定。

比如《哥斯拉》,我觉得那个结尾其实也算是一个反转——观众以为一切都结束了,其实新的灾难还在酝酿中。很多带有恐怖元素的电影都是走的这种路。这种反转,更多是内容上而非叙事结构上的,可以看作是故事本身的一个部分,一种延伸。

10、群体面对强权卑躬屈膝

还有一种反转,则是被包裹在叙事结构里,通过精准的叙事结构,或者说剪辑来完成。从故事的角度,编剧早就知道事情的全貌,前因后果都清楚,所以决定玩弄一个“花招”,把手里的魔方转一转,让观众看到其中的一个面体,在适当的关节,再转向另一面。

群体的同情心,从不施舍给软弱的人,却只向欺压他们的暴君低头,并为他塑立起最壮观的雕像。他们蔑视被剥夺了权力的人,为曾经卑躬屈膝的自己感到不值,转而变本加厉地对失势者进行嘲讽和践踏。如果强权统治时断时续,那么群体就会变得反复无常:时而无法无天,时而俯首帖耳。

这种更多是关乎结构的,比如《小姐》。

11、群体的道德净化作用

所以,这个节奏的控制很重要,这个“转”既要很准确又要很华丽,其实是不简单的。

群体虽然经常放纵自己低劣的本能,但也时不时树立起崇高道德行为的典范,它所达到的高度是连最聪明的哲学家也难以匹敌的。(勒庞批判了这么久,在这里稍稍往回兜了一下,称不该对群体求全责备,正是群体的这些特性造就了人类的历史云云。书中其他几处也有类似的表达,不详述。)

《小姐》的完成无疑是精准的、范例式的。

12、观念要经过改造才能被群体接受

图片 4

高深的观念必须经过形象化和简单化的处理,才能产生足够的影响力。观念的社会影响与它是否包含真理无关,把不同的事物搅在一起,对具体的事物进行普遍化推理,往往能有更好的效果。在这里,理智与逻辑是无效的,并不是正确的观点就能被群体接受。

来自时光网

13、相互矛盾的观念在群体中同时盛行

《小姐》的剧情可以很容易百度到,还能搜索到一个“一分钟看懂”的视频,但私自觉得不怎么准确。

群体处在其理解力所能及的不同观念的影响下,这些观念往往披着形象化的外衣,即使本质上没有任何逻辑上的相似性或连续性,甚至互相矛盾,也能像一张叠一张的幻灯片一样,在群体中同时盛行,使人做出南辕北辙的事情而不自知。

要详细写本片是如何实现反转的,势必要剧透,但这样对读者来说就恰恰失掉了“反转”的快感。好比矛和盾的关系,很矛盾。

14、民众的“上帝”从未消失

所以,我用文案的方式讲一讲自己看完后的感觉,曲径通幽,大家自己去探秘。

本文由大发快三开奖结果发布于政治,转载请注明出处:《乌合之众》:他们的善心往往和他们的残忍一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