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道口风云录】 | 野狐狸说,是闷骚的文人情

没文化的野狐狸,简书版权中心签约作者。80后,毕业于浙江大学法学院,经济法专业硕士研究生,现为一普通公务员。一个电影、美食、旅游、家务、驾车无不不精通的人,一个以读书、码字为乐的人,一个喜欢钻在故纸堆里扒历史的人。立志写一部好看的历史,权且当做一种寄托和追求。

自古文人大多是自负的。他们或多或少的都是有着自恋的情结与心态。他们大多很难接受别人的品评与赐教。所以在我看来古时文人与现代文人虽有着共性,但也有其不同的一面。当代文人的自负且自恋是我所不能恭维的。

其作品《宋朝进行时》主要讲述宋朝三百年的历史,史实来源既包括《续资治通鉴长编》、《宋史》、《建炎以来系年要录》等宋代史料,也包括《涑水纪闻》、《邵氏闻见录》等笔记杂谈,同时还会参考近现代专家著述。全书以讲述宋代的政治事件、主要人物为主,还会穿插描述那时的制度、经济、文化乃至社会生活,同时也会融入自己对历史的看法、观点。作品拟分五卷。

大思想家苏东坡少年时读了一些书,因为聪慧,常得到师长赞扬,曾颇为自负地在自己房前贴了一幅对联:“识遍天下字,读尽人间书。”后一白发老妪持一深奥古书拜访苏轼,苏轼因不识书中的字,老妪借此婉转批评了苏轼,使其正视了学无止境的这个道理。于是苏轼把对联改为“发奋识遍天下字,立志读尽人间书”,用以自勉,从此传为佳话。东坡之自负是其认为自居为读过圣贤书者,无人能及。怎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何来完美的自己。

他是版权中心早期签下的作者之一,从简书上发现、签约,到与出版社签下出版合同,仅用了一个半月的时间,拿到的首印数和版税率也在新作者里遥遥领先。

诗仙李白也是一个比较自负的文人典范。一生坎坷波折,但仍以自负的心态自居。体现其自负的诗句,就数“天生我材必有用,千斤散尽还复来”。展示其远大的抱负与自居文人的典范。不过也激励了世世代代的后人效仿其自信的心态。

想知道他写的宋史是如何打动我们和出版人的吗?一起来看下面的访谈吧~

个人认为文化是一种展现自我的状态,可以把一个文人的素养提升也可以降低其承受外在的压力值。大多数的文人以高傲自居,不论自己的文笔如何,自己的状态怎么样,都以高高在上的那种自恋而保护着自己的虚荣。当代文人也有如此的共性。他们的写文目的首先没有,只是在自娱自乐的状态下书写。这一点不如古人,因为苏轼与李白的忧国忧民,他们没有。他们所有的是只写给自己看,不需要给予后人什么启示,所写之文没有深意、少思想、缺的是灵魂。为什么古人的文章可以流传千古?而当代文人的文字一塌糊涂泛滥成灾?症结就在于他们没有真正的领悟到写文的价值观,没有真正的看清文字所要有的普世价值观。


记得一位文友,我曾推荐其在一文学网站发文,编审建议是要符合文章的标准,按照网站的要求其文字需要修改。在我们沟通与交流时,其作者竟然在言语上说出了自己的过激自负的心态。我写文只是给自己看的,我也不稀罕什么文章的审核标准,我认为我的文章不用修改,也不要体现什么价值,如果你认为要修改的话,除非你的文章在我之上。这是我深有感触的一次。也许这就是伤到了文人的自负吧!试问:连自己写文的方向都没有还写些什么呢?

野狐狸你好,请先向简书的朋友们介绍一下自己吧。

其实真没什么好介绍的,我只是个普通的基层公务员,从年龄上看,已经跨入中年大叔行列,油不油腻我就不知道了。我并不是专业的历史研究人员,大学的专业是法律,但因为从小喜爱历史,无论就学还是工作期间,都没放下这个爱好。

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任何人都要以其谦虚的姿态来学习和添加自己的内涵与修养。当自己写出一篇自认完美的文字时,看见了欣然热情的评论就沾沾自喜,如果有人抨击或指出缺点,变脸比翻书还快,真的是伤了其颜面,千万别伤了其筋骨,脸比什么都重要。也忘记了谦虚使人进步,骄傲使人落后的那句名言了。

你在简书的ID是“没文化的野狐狸”,却写出了一部内容详实、文笔风趣的白话历史《宋朝进行时》,想问下这个ID的由来或出处?

我给自己起的笔名就是野狐狸,在宋朝历史人物中,我最欣赏的是神宗年间主持变法的王安石,宋朝历史上另一个大文豪苏轼曾经称王安石为“野狐精”,我觉得我还没成精,就叫野狐狸好了。等我跑到简书注册的时候,已经有人用了“野狐狸”的ID ,我就在前面加了个定语,“没文化的野狐狸”。

华罗庚说过:虚伪的谦虚,仅能搏得庸俗的掌声,而不能求得真正的进步。柏格森说过:真正的谦虚只能是对虚荣心进行了深思以后的产物。可往往深思的应该是写文人还是读文的人呢?不容置疑,没有正确的心态没有用于接受批评的求知心怎么可以成为典范,怎么可以配作文人这样雅致的称谓?而后只能自说自话留下一些残章断页的文章聊慰余生吧!

你在《简书把我给卖了》这篇文章里提到,你是因为当年明月的《明朝那些事儿》而开始写历史,那么为什么选择了宋朝呢?

我一直是当年明月的铁杆粉丝,只可惜无缘见自己的偶像一面。确实是接触《明朝那些事儿》后才产生了也写一部历史作品的想法,选择宋朝是因为对宋史相对了解得多一点。而且自己很喜欢宋词,总有一种“闷骚”的文人情结,所以就选择了写写宋史。

自负的文人往往屡见不鲜,自恋与自负时刻占据着自己的内心,实际那不是骄傲,真正的体现出的却是自卑在作祟。博古论今真正的文人会取其所长,弃其所短,不会茫然的把自己的自负放着首位。而是循序渐进不断的完善自己,而达到最高的境界,而如今的文化圣地曙光已经黯然,光彩的是那些虚荣和自负的掌声在耳边不时的响起,久久不能平息。只想柔弱的问一句,文人,你的自负伤害了谁?

还是在这篇文章里,你非常含蓄地表达了与简书签约的雀跃之情,现在签约将近三个月了,你对简书版权中心有什么感受或者建议,可以畅所欲言哈~

简书版权中心的工作成就有目共睹,就我的感受而言,版权中心做得最好的是没有“媚俗”。现在很多文字平台,在发现、评价一篇文章的时候,太依赖数据,什么流量、粉丝数之类,我觉得这些数据并不能代表一篇文章的价值,也容易让人浮躁。有些作品即便因为短时间内的数据炒作而红火,也不会长久,无法创造经典的作品。版权中心发现作者靠的是眼光,这是现在很多文字平台所缺失的。

图片 1

为什么给你的书起名叫《宋朝进行时》 呢 ?

我们从小接触的历史教材在讲述上比较枯燥,无法感受到一个个朝代之间的进步,感觉就是一个皇帝建立了王朝,传了几代,腐败了,又重新再来一遍。其实我们的历史是很生动、很丰富、很有思考价值的,我希望通过我的描述,让历史活过来,就像发生在我们身边一样,是“进行时”而不是“过去式”。

写这样一部历史类作品,你是如何积累素材的呢?是否有什么特殊的小技巧?

积累素材很简单,无非是实体店购买和网上查找。至于“查阅史料”,我们得感谢这个互联网时代,它确实大大方便了我们这些历史爱好者。我知道,没有互联网之前,以前一些冷门的材料是很难找的,你得像没头苍蝇一样各个图书馆找,还未必找得到,现在有了互联网,各种资料都有人在网上分享。很多冷门书籍的影印版也在网上能找到,有些热心的网友还对某个领域的史料做了整理,打包上传,大大方便同类爱好者。比如宋代很多史料都反应在笔记小说里,一本本找真的很费劲,但网上有人专门整理了word版,一次性打包下载近200部,我想要的全在里面了,我不想要的,人家也免费给了。即使你想买实体书,也比以前方便,网上一搜,旧书网上很容易搜到。

近年来,市面上白话历史类的书越来越多,你如何能做到脱颖而出,不落窠臼呢?

脱颖而出?我怎么没感觉到?

白话历史,顾名思义,既要讲述历史,又要说得通俗,这是两个最基本的特征。考证史实是硬功夫,非得专心研究史料不可,这个没有捷径。在通俗化方面,当前市面上的作品都把精力集中在语言的幽默化上,这确实能起到让读者放松,拉近距离的作用,但总是耍“幽默”,人们还是会审美疲劳的。而且,无原则的幽默(比如,调侃一些英雄人物),会降低历史的厚重感,得不偿失。

个人以为,白话历史作品除了在语言上下功夫外,还应该主意把握史料裁剪和结构布局,史料中反应的事情是很繁杂的,出现的人物是很多,你必须理出一个清晰的线索,抓住重点人物、重点事件。白话历史不是历史小说,但应该借鉴小说的写法,你肯定不能想象一部小说有几十个主人公,也无法接受其中充斥着大量无关紧要的情节。总而言之,通俗说史是为了让大众接受历史,必须想办法让读者很顺畅地读下去。

我说过,我是个资深明矾,所以我的一些感悟总结是来自于对《明朝那些事儿》写法的体会,为了研究《明事》的写法,我还看了不少明朝的史料,对比《明事》,琢磨其中的奥妙。至于领会得对不对,只能问当年明月去了。我只能说,自己是朝这个方向去努力的。

你对时下一些大热的历史剧有什么看法?觉得哪些剧还值得一看?

先说点题外话吧。我平时不大看电视,我家里已经有七八年没交电视费了,电视机都成了闲置电器。我总觉得看电视比较浪费时间,更喜欢看书,看电视是被动地接收知识,看书才是主动的。好的历史剧,其实也不光历史剧,优秀的影视作品在网上肯定会有相关消息,再去看也不迟。现在哪些历史剧比较热我都不知道,不好随便评价。就我接触过的来说,《大明王朝1566》、《走向共和》是比较好的,我都看过,尤其是《走向共和》,非常棒。

本文由大发快三开奖结果发布于政治,转载请注明出处:【交道口风云录】 | 野狐狸说,是闷骚的文人情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